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许锡良:魏书生——中国教育界的陈永贵  

2006-11-20 17:2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书生——中国教育界的陈永贵

 

许锡良

 

 
 

    前几天魏书生先生应邀到广州为一千多中小学教师演讲,我因为外出上课,没有机会去听。但是问了一个慕名而去认真听讲的教师感觉究竟怎样,他对我说:你以后不要再与这样的人计较了。因为这会降低你作为一个真正学者的身份,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中国教育界的陈永贵。你与他比思想文化,那真是比错了对象。

   这个评价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现在说起一个叫陈永贵的人来,如果不是在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恐怕还要颇费一翻口舌才能够说得清。但是,我小时候经常听父辈提起这个人,在报纸上也经常出现这个人的名字与照片。这是当年伟人钦定的一个典型,是伴随着全国“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崛起的一个人。从一个大字不识几箩筐的传统农民,在伟人的一路关照下,平步青云,成了政治局委员及副总理的高官。用古代的套话来说,就是一个现代的文盲宰相。他身为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的高位,却还挂着大寨的党总支书记的职位,并且还保留着他的一份工分。据说他用家乡话讲话的口才不错,但是一到正式场合讲话就紧张,而且错误百出。他的发言稿常常要他的秘书用超大号的字写好,并且对可能读不出的字要用同音字在旁边注明。他无知无畏,什么大话、假话都敢说,简直就是中国农民的说一不二的一家之长,唯独对毛伟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行为举止正暗合了当时的政治需要。他的后半生的政治沉浮与特殊的人生经历,演绎的是中国极其腐败的政治及灾难深重的中国社会。但是,他先是作为典型,后是作为大官,前后也在中国大地上活跃了二十多年,直至中国的改革开放,农业实行了家庭承包责任制,他才渐渐地淡出了中国政治。现在人们还知道这个人的人可能真是不多的。

    我屡次谈及魏书生先生这个人,当然不是要与他比文化水平,魏书生先生的文化及视野当然远不是陈永贵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魏书生先生毕竟比陈永贵小了近半个世纪的年龄。在文化上多少是有点进步了。虽然在政治的地位上还远远不及陈永贵,但是在对中国的影响方面却不可小看。他与陈永贵在许多方面实在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文化水平不高,见识基本上就是中国传统农民得出的那么一点经验。凭借一种政治的风气,青云直上。在自己领地上都有土皇帝的霸道作风(比如强迫要求每个教师与学生练气功)。喜欢崇拜,也喜欢被崇拜。魏书生的身份地位虽然远不如那个陈永贵,但是他的教育思想实践对中国的影响绝对不会比身为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的陈永贵小。但是,尽管这样我也用不着用一个学者的眼光来与之比较思想文化。这多少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人才这样做的。我一直关注魏书生先生的教育思想与实践,这是因为,这多少有点像当年在全国掀起“农业学大寨”运动那样,现在在全国范围内也在极力推广他的经验了。当年的农业学大寨给全国的农业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导致全国百分之八十的农民忍饥挨饿,想拥有温饱而不得。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个陈永贵借势居高位,做大官,成为一代政治红人。但是农业问题毕竟不同于教育问题。农业问题不过是农民的温饱问题,粮食产量问题。一经纠正了错误的做法,农民重新吃饱穿暖,过去的错误影响很快就会消除了。但是教育不同,教育是百年大计,是国家的命脉,民族的命运。一时的失误,百年都会受之影响。千年都难以消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教育事业看成:“教育___财富蕴藏其中”。可见,人是一个社会中最为宝贵的财富。但是我们现在是在用什么教育制造这个财富呢?人是有生命活力,有思想智慧和独立人格及独立思考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是社会的宝贵财富。而一种教育他需要的只是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或者可以被人随意搬动的什么什么“砖”,这样的教育就是在制造大批的奴才及大量的社会垃圾。一个“文革”不就是被一个个生锈或者不生锈的“螺丝钉”及被人随意搬动的什么什么“砖”制造出来的吗?而魏书生先生正是这样的千千万万个不生锈的螺丝钉之一,或者被人随意搬动的砖头之一。他本人就是那个时代的最合格的榜样,是那个时代的教育方针政策的最好的注脚。现在,他要把这些成为“螺丝钉”及“砖头”的经验给我们的社会来一个代代相传。这是多么可怕啊。我感觉到这里蕴藏不再是财富,而是一种恐惧和一种灾难。一个在恐惧中长大的人,他的精神人格是难以站立起来的。如果一个民族都是受了这样的教育,那么这个民族也是难以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受过这样教育的人,走出来总有那么一点不自信,总有那么一点猥琐、卑鄙与阴暗。他们习惯了依靠一个主子作为自己精神的寄托,习惯了告密、撒谎、惩罚与制造恐怖气氛。他们只有在别人吓得发抖的时候,自己才能够心安理得地睡大觉,才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他害怕别人有闲暇时光,作出独立的思考。不但“事事要有人干”,而且“时时要有事干”。极力用垃圾把学生及教师的脑袋填满。教育在他那里就成了制造这些无聊的事务。什么闲暇出智慧?什么给生命以耐心的期待?什么公民在特定时候有不服从的权利?这些统统都是些什么玩艺?一个中国大地上土生土长的农民怎么可能会有这些思想与观念?但是,在中国大地上最专制与蛮横的东西,往往可以套上最时髦的现代名词。于是这套东西,就这样在中华大地上横行了几十年,直至我们慢慢看到一个民族的人格精神开始大规模地萎缩下去。在改革开放的初期,这一套东西,变成了教育改革的先锋,后来到了九十年代这一套东西又变成了素质教育的典范,现在是新课程改革,这一套东西又成了赏识教育的楷模。他永远在与时俱进地换名词,贴标签,唯独那个已经死亡的尸体留下来了的幽灵一直在中国的教育界徘徊。

   陈永贵作为中国农业史与政治史上的笑话毕竟已经早已被人遗忘了。他昔日的光环与荣耀,现在成了历史见证者们的茶余饭后的笑料。但是中国教育界的陈永贵还在,他还在制造神话,虽然那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留下的祸患却不可轻视。那些专制的思想经由这样的教育,已经在十几岁的娃娃的作文里充分体现出来了。何时中国教育界的陈永贵的所作所为才能真正退出教育的舞台?这要看中国教育界的改革开放是否真正到来,要看中国教育工作者们是否已经觉醒。

 

2006年11月13日

 

转自子实的教育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