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程红兵:弃“核心竞争力”取“核心发展力”  

2006-12-12 14:2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校是超越功利的,从根本上说学校要的不是竞争,而是发展。如果说企业更强调外延的扩张,那么学校更强调内涵的发展。

 

 弃“核心竞争力”取“核心发展力”

 

  ■程红兵

  

  

 

学校是超越功利的,

从根本上说学校要的不是竞争,而是发展。李华绘

 

  增强学校的“核心竞争力”,日渐成为学校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个流行性话语,这个从企业中借用来的概念,似有在教育中大行其道之势。在学校教育改革和发展中,这样的提法是否合适,值得分析。笔者的观点是,提高学校“核心竞争力”的理念不适于教育领域,更合适的理念,应该是增强学校的“核心发展力”。

  “核心竞争力”源于企业的本质特性,在于最大程度地追求功利

  “核心竞争力”这个概念源于企业,它是当代经济学和管理学相互交融的产物。“核心竞争力”一词最先于1990年由美国经济学家普拉哈拉德和哈默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的文章中提出。他们指出,核心竞争力是在某一组织内部经过整合了的知识和技能,是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形成的不易被竞争对手效仿的、能带来超额利润的、独特的能力。进一步分析,核心竞争力可以表述为是企业长期形成的、独特并不易被竞争对手效仿的、蕴含于企业中的、支撑企业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竞争优势,是使企业长期在竞争环境中取得主动权的核心能力。

  核心竞争力对企业来讲,已经成为当今企业市场竞争成败的关键因素,是企业能否控制未来、掌握未来市场竞争主动权的根本。企业是在竞争中体现自身价值的,其竞争激烈的程度不亚于政治、军事等任何一种竞争,竞争直接关系到它的生死存亡,在竞争中失败可以在瞬间导致其倒闭,导致企业的死亡。

  企业竞争的目标指向是发展自我,全面超过对手,或以智谋机巧战胜对手(巧取),或以雷霆之势压垮对手(豪夺),最终取而代之,实现行业垄断,或接近行业垄断,实现效益最大化。

  功利是企业的本质特性,企业资本自有其拜金的天性,并带有军事竞争———战争那种嗜血的天性,所以几乎所有雄心勃勃的企业都有一个永恒的追求———做大做强。

  学校的本质就在于“文化育人”。通过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实现个体的个性化与社会化的完美统一。学校之间也存在竞争,但学校之间的竞争更多地是柔性的,一般不会那么激烈,不会出现你死我活的直接后果。

  学校竞争的目标指向不是压垮对手,最终取而代之,实现行业垄断,或接近行业垄断,它做不到,也不想做。牛津大学不想吃掉剑桥大学,剑桥大学不想吃掉牛津大学,它们同样都不想吃掉弱小的学校。弱肉强食在学校之间不是定律。因此学校的目标指向是发展自我、沉淀自我的文化含量,提升自我的文化品位,成就自己的文化特色,培养造就更多的优秀人才。

  学校的超功利特性,促使其要不断提高“核心发展力”

  学校一定程度上是超越功利的,从根本上说学校要的不是竞争,学校要的是发展。如果说企业更强调外延的扩张(它们特别强调市场份额),那么学校更强调内涵的发展。按学校的自然属性来说,它并不希望把所有的学生都抢到自己的学校来,它更不愿意因扩张而稀释了自己的文化含量。其实,兼并是社会需求,不是学校意愿。

  “注重内涵发展,办好优质学校”,这是当下普遍被人们认同的办学思想。所谓内涵发展,就是提升学校的核心发展力。学校的价值在于其深厚的文化底蕴、鲜明的品牌个性、特色的教育模式。一是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清华大学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北京大学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这不是可以简单模仿的学校精髓,是学校的核心力量;二是鲜明的品牌个性,这种个性集中体现了学校品质和品格,是学校知识体系和价值体系的形象特征;三是名师效应和名人效应;四是特色教育模式和特色课程,等等。

  学校是全息的生命体,是有生命活力的文化主体。它是靠文化成就自我,实现学校价值的。学校核心发展力就是学校发展的根本要素,学校发展的源动力,这是一种扎根于学校组织内部、能够促使学校成为自主、自为、自律,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主体的能力,是一种促使学校充分开发办学资源、积极利用办学资源,并使学校资源转化为学校文化,实现教育功能的能力,可以说就是学校这个生命体的DNA。

  提升学校“核心发展力”,是学校主体的实践行为

  为什么要建构学校核心发展力?就理论上说,就是要实现学校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就现实来看,当前教育界存在两种重要缺失。一是教师个体动力缺失。虽然教师培训搞得如火如荼,涉及许多方面,但唯独忽略了如何提升教师个体的内在动力这个问题。教师培训是政府行为,是领导需要,是有识之士的见解,但没有成为教师们普遍的内在需求,接受培训是任务,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这样当然影响了教师个体的文化素养,影响了学校团队的文化精神,影响了教师个体的发展,弱化了学校的核心发展力。二是学校主体性矮化。其一是在不少地方,教育局长决定着学校的一切,校长围着教育局长转,教育局长掌控学校的办学大权,教育局长成了大校长。其二是局长通过不断的开会和校长培训,通过对学校和校长的检查、督导、考评、评比、评审、评选,无休止地给学校和校长下达任务,校长成了完成局长任务的工具,学校成了一种工具存在,所谓学校自主办学成了一句空话。外在力量的格外强势,导致学校主体力量的弱化。学校是文化主体,如果学校作为文化主体,其主体性矮化、学校成员的主体意识弱化,当然就缺失了学校核心发展力,那么所谓学校自主的、可持续的发展将无从实现。

  学校应该回归它的本体存在,也就是主体存在、文化存在,那就是要重建学校核心发展力。学校核心发展力的要素首先是人。学校发展需要有理想的、高素质的文化人,既包括个体,也包括团队。就建平中学来说,我们期望教师具有这样的素养:开阔的视域、独立的见识、宽广的胸怀、自由的心态。人不能识之,我则识之;人不敢言之,我则言之;人不肯为之,我则为之。这是一种优游的气度,一种自由的情怀,一种人文的理想,一种追梦的执著,一种美丽的“教育乌托邦”。我们要提升的既是教师个体素养,同时还有学校团队的整体素养,即团队精神和团队文化。在学校相对纯净的狭小范围里建立一种共同的价值取向,一种共同的教育哲学思想,营造一种学校精神氛围、一种文化氛围。

  其次是课程。从学校的目标实现途径看,学校是通过课程来实现自我价值的,所以课程凝聚了学校主体的文化素养和文化精神,课程品质直接反映了学校的核心发展力。建平中学的课程改革追求既全面服务于培养目标,又在主观上各有侧重。心理健康和主体发展学习领域———侧重于自立精神的培养;艺术审美和休闲健身学习领域———侧重于优雅气质的培养;人与自然和人与社会学习领域———侧重于共生意识的培养;科学知识和科学技能学习领域———侧重于科学态度的培养;中华文化和民族思想学习领域———侧重于人文情怀的培养(民族精神);西方文化和国际交流学习领域———侧重于人文情怀的培养(世界眼光);社会实践和社团活动学习领域———侧重于领袖气质的培养;活动评比和学科竞赛学习领域———侧重于兴趣特长的培养。

  (作者 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06年12月9日第3版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