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回眸光华之一:恩师杨健青  

2007-11-20 11:18:24|  分类: —愚公亲人【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给杨健青校长打了个电话,她的洋女婿告诉我杨校长现在英国,因为语言障碍的问题,我没能向他详细询问杨校长的近况。放下听筒,愈加思念她老人家。

2001年秋,我从中层副职(教科所副所长)一跃而成副校级领导(校长助理),并很快兼任小学分校校长。后来听后勤职工议论说,樊瑞能有今天,全靠三个女人。排名第一的当然是我的爱人梅儿,家有贤妻,诸事顺心嘛;排名第三的是程美珍校长,1999年我到无锡光华应聘,是程校长慧眼“识金”,当场拍板录用了我,后来虽然不直接领导我,却总是不遗余力地宣传我,2001年暑期她的突然离职造成小学分校校长岗位的空缺,给我创造了越级提升的机会;排名第二的便是杨健青校长,我到光华的第二年,出任学校教科所副所长的台阶就是她老人家为我铺就的,而且在任前任中,直到她离开无锡以后都一直对我褒奖有加,为我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听了这番议论,仔细揣摩一番,倒都入情入理,这三个“女人”啊,将是樊瑞永远的恩人!

在我的心目中,当时的杨校长应该是无锡光华学校当之无愧的学术权威和精神领袖,学养之丰厚,涉猎之广博,风貌之儒雅,品性之高洁,永远让我等仰视才见。在她老人家面前,我往往觉得无所适从,很强烈地意识到“自身的局限”,体验到“心智的渺小”。听她演讲,总被她“拨弄得手足无措,只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2000年9月,无锡光华学校拟举办建校五周年大庆,活动之一便是向嘉宾献课,分校语文学科推举益民出场。为了把这堂课锤炼得完美一些,作为语文学科教研组长的我,为益民安排了一次试讲。试讲即将开始的时候,分管学校教学工作的杨健青副校长忽然来到教室,我顿时紧张起来。记得当时试讲的教材是《读报常识》,益民准备得非常充分,不仅把近十份报纸带进课堂,而且就地取材,把班级的黑板报也用作教具,组织同学们讨论那期黑板报的优点与不足。课堂上益民运筹帷幄,孩子们议论纷纷,气氛活跃。一节课听下来,我如坐春风,原来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舒展了许多。下课以后,杨校长很严肃地问说:“樊组长(我自参加工作以来,担任组长有年,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以组长官衔称我的),我有个规矩,只要听了课,一定要评议,你安排什么时间评啊?”我连忙说,“我安排好时间马上报告您,好吗?”杨校长依然目无表情,点了下头,兀自走了。

上午第四节课,杨校长如期到场参加我们的评课,我主持全学科组的老师们评议,无非都是盛赞益民教学经验丰富,课堂容量大,密度高,师生互动很精彩云云。最后请杨校长点评,我很清晰地记得她的一番话:“这堂课有两个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教学目标的错位,《读报常识》的教学目标本来很单纯,就是要让学生‘学会读报’,王老师却把重点花在了‘学会办报’上,一节课下来,报纸到底应该怎么读,孩子们肯定还是似懂非懂;第二个问题是失之过多,一味追求高密度大容量,却忽视了重点的夯实和难点的分解。这样的课当作我们教研组内的研究课当然是可以的,但是要当作盛宴献给外面的嘉宾肯定不行,课上成这样,樊组长(又是以官衔称之,呵呵)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怎么办呢?一个字,磨!樊组长要组织学科教师深入研究,把这堂课磨成精品推出去!”后来我跟益民交流,这堂课其实并不象她老人家说得那么糟糕,在指导学生办报上多花了点时间不假,可学生对如何读报似懂非懂的判定好像有失公允,再说,从“读报”到“办报”作为一种拓展,本也是无可厚非的啊。但是,当时在她温文尔雅却掷地有声、不慌不忙却不容置疑的评议中,你根本无法辩解,不敢辩解,也无从辩解,只能发自内心地折服于她眼光的敏锐和辞锋之犀利。

这是我跟杨校长的第一次近距离正面交往,在我的心里,留给她老人家的印象应该是糟糕成一塌糊涂。

再后来的接触便是我在她的动员下参加学校的首届“创新实验课大赛”,因为是首届,当时小学、初中、外国语和高中几个分校都摩拳擦掌,互不相让。身为教研组长,要在那么领导多和同仁面前登台亮相,压力的确不小,为分校,更为自己。我上的是《最后一次讲演》,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是搜寻杨校长的表情,看到她满面春风在地跟其他评委谈论着什么,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

后来,我获得了整个学校各学段各学科大赛的第一名,登台领奖的时候,我看到不仅分校的韩校长、熊部长脸上洋溢着骄傲和自豪,杨校长将获奖证书和奖品递到我手上的时候,也分明地感觉到她的眼睛里饱含着那么多的赞许、期望,还有些许喜悦和骄傲。

一个礼拜后的星期一(2000年10月22日)下午,何董突然找我,我坐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手上已经拿着一份红头文件,对我说:“杨校长在上一周很兴奋地跑来告诉我,我终于找到合适的教科所长人选了,要我马上找你谈话,尽快聘任你出任教科所所长,我便找你所在的分校领导协调,分校领导竟然坚决不放,杨校长昨天还自己掏腰包请你分校领导吃饭,专门请求他们把你给了教科所啊!今天找你来呢,就是要跟你谈一下,学校每起用一个干部呢,例行公事要谈谈话的,征求一下意见,可是你呢,就别推辞了,看,聘任文件已经印发到各部门了,现在就上任,晚上七点就开始参加学校的干部例会!”我晕晕忽忽地不记得何董还给我谈了些什么,我出来去敲开杨校长的办公室,她很热情地为我泡一杯热茶,然后直接了当地给我介绍学校教科所的工作任务和方法,教科所现有的组成结构和成员特点,最后勉励我尽快进入角色,希望在我手上能将学校的教改科研工作引向一个新的高度。

于是,我与杨校长开始了接近一个学期时间的朝夕相处。每隔几天,她叫我到她办公室,交待我最近做哪些事情,收集哪些资料,关注哪些信息,我一条一条记下来,过几天再找她“复命”,她再交给我新的任务,过几天我再去“复命”,如是几个循环下来,我慢慢地初步掌握了教改科研的基本方法,学会了如何跟学校各部门各分校协调关系推进工作,养成了严谨务实、一丝不苟的工作习惯……每天晚上,看看接近十点,有点累了,准备收拾回家,可一开门看到对面杨校长依然在伏案工作,便心生愧疚,赶忙回到书桌前,再读几页书或看几分材料吧,于是,也养成了挑灯夜读的习惯。

不到一个学期的时间,杨校长带我去过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好奇于“做站直了的现代中国人”的育人目标,认识了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唐江澎校长;带我去过泰州市洋思中学,参悟“先学后教、当堂训练”的课堂教学模式,领略蔡林森校长的朴实与刚毅;带我去江苏省金陵中学,观摩特级教师喻旭初先生大师般的纵横捭阖;带我去南京外国语学校教科室学习,震撼于他们那么那么高的高考升学率和保送率……

不到一个学期的时间,每每有中央教科所、省市教研室和友好学校的学术交流,我都成理所当然的献课者,为此,也获得了多项包括中央教科所在内的国家级荣誉。

杨校长在工作中总是追求完美而且性格耿直。有时为了工作跟同级别或下属的领导干部急眼,批评起人来绝不留情面,民办学校中错综复杂而又异常微妙的人际关系往往使她痛心、焦虑而无奈。

临近寒假的时候,集团突然要调杨校长去武汉学校担任副校长,临别时,在她办公室里,杨校长对我讲了一番话:“我对你的期盼是‘三好’:做个好丈夫,做个好老师,做个好干部,前面两个你做得都不错,可第三条却刚刚开始。现在我要走了,最放不下的一个人只有你,早知道我这么快就要离开,就不该调你到我身边来,因为我的性格,在这里树敌太多,常常在峰高浪尖之上,而把你很自然地置于矛盾的漩涡当中。你本来是个好丈夫、好老师,在这样的矛盾中如果做不成好干部,怕是连好老公、好老师都做不成了!”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杨校长已经是老泪纵横。最后,杨校长将一套线装古典小说送我。

临行前,我和梅儿送给杨校长和她爱人夏老先生每人一套保暖内衣,祝福两位老人身体健康。

离别后,我和杨校长常常电话联系。我已经习惯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中遇到难题的时候下意识地拨通她的电话求教,杨校长每次总是很耐心地帮我分析问题的诸多方面,然后拿出意见跟我商量。

离别后再次见到杨校长是她组织武汉光华学校的科研能手和中、高考功臣进行中国名校之旅途经无锡的一次会面。来的时候,她特意送我两本书,一本是朱永新先生的《我的教育理想》,扉页上方有何董赠送给她的赠言与签名,同时杨校长又在扉页下方工整地写道:“愿樊校长在追求教育理想的道路上永远保持您的激情和厚重!杨健青。”另一本则是肖川先生的《教育的理想与信念》,也就是从这本书起,我开始喜欢肖川、崇拜肖川,进而认识肖川,直到跟肖川有了联系,并请他来我们学校讲学。

最后一次见杨校长是2004年春在无锡新湖苑召开的集团校长上,杨校长比较系统地就人才引进、培养及使用问题发表了言辞激烈、紧逼真理的讲话,当时,董事长有一次试图打断她,可她以“董事长,请您让我把话说完,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在这样的会议上讲话了”坚持完整地表达她的意见。年过六旬,杨校长依然思维敏捷、思路清晰、口齿伶俐,依然神采奕奕、义正辞演、从容不迫。在我的心里,她的形象永远是那么高大而且高不可及。

2004年6月,杨校长便离开了武汉学校,远涉重洋,去加拿大跟女儿团聚,尽享天伦之乐去了。

杨校长也许没想到,我后来在无锡会比较理想地延续了她的理念和理想,虽然艰难但从未停顿过我的努力、思考、追求与行动,“创新实验课大赛”、“科技艺术节”已经做到了第八届,从“先学后教”到“自主学习”,从“分层分类”到“教材整合”,从“集体研究式教学”到“有效教学”……一步步都在按照我们设计的蓝图在前进,虽然步履蹒跚,但总有一种感觉,有您——杨校长在我的前面引导、鼓励和期望,我永远无法停止我忙碌的脚步。

现在,我也离开了无锡光华,但是迄今还没能拨通您的电话,不知您知道了我的离开后,会不会生气?

但是,我要告诉您,杨校长,虽然我选择了离开,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我们的梦想。

杨校长,祝您健康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