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愚公呓语【033】惧怕年关  

2007-12-16 20:35:25|  分类: —愚公愚论【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办公室、教室和住处三点一线、孤注一掷地读书、观察与思考,加之一直没有养成看新闻读报纸的习惯,几乎“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13日那天,偶然在看电视中看到东莞一家名典咖啡厅发生火灾,致使十人烧死、多人烧伤,痛定思痛,在副省长的支持下总结教训,其中有一条是咖啡厅为营造圣诞气氛到处布置了易燃物,我的心中俶然一惊,恍惚间年关将至了。

一年一年地惧怕年关的来临。揽镜自照,白发丛生,以不惑之年,竟不得而立,怎不悲从中来?少有凌云志,恨无经纬才,虽以匹夫之勇,东进西突,到头来却是居无定所,若丧家之犬,继续打磨已然打磨了二十载的心志。少时总爱做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美梦,现实却总是将憧憬一点一点地粉碎。

回望蹒跚步履,似乎被第三只手在牵引着。

1967年,出生于西北农村。

1977年,我的母亲溘然长逝。

1987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南安中学教书;同年,我的父亲撒手人寰。

2007年,辞职,离开我和我的家庭无比热爱而又充满伤痛的美丽无锡。

辞职,应该是我今年最大的一件事情。在我百年之时,回头细数到2007的时候,第一个跳进脑海的关键词语应该就是“辞职”。一纸辞呈,使我离开了迄今为止我工作年限最长、硬件条件最好、工资待遇最高、权力影响最大、地域环境最美的学校,在体验了近一个年代的稳定的我和我的家庭陡然再次置于漂泊状态。而且同时也开始了从来没有过的最频繁的迁徙以及与家人最漫长的别离。

跟1999年那次辞职一样,虽然都属自断经脉,经无数次家庭及扩大会议反复研究,几乎是全票通过。然而在安逸之后的奔波中,迷茫、失重、辛酸以及来自各方面的有形无形的压力常常令你焦灼、烦躁、苦闷甚至想到过向公办体制投降。

但是,自我评估和他人评议的结果,我依然属于乐观、坚强的男人。

非常喜欢刘欢厚重而高亢的歌声。

2006年,我和我的梅儿受了一次不小的惊吓,在《从头再来》的陪伴中,我们相互勉励、相互搀扶着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终于拨云见日之时,却在三姑六婆们的游说下无奈地选择了离开。这个选择也许会成为我最智慧的决策——我的宝贝佳瑞,现在果然跟预期一样,令我们欣慰,当我们在电话中跟那些一直关心着我、关心着的亲人的朋友们回答他们的问候的时候,由衷的快乐在开始无线电波中迅速传递。

现在,用刘欢《在路上》中表现出的深情、执著、坚毅、自信以及对给与自己温暖和期待的人们的感激来形容我和我的家庭的状况似乎是再恰当不过了。

最无奈的选择也许能够完善自我性格之中的缺陷,毅然的放弃必将成为追求进步与完美的根基——虽然不为许多人所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