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解读中国式管理[七]  

2007-02-02 15: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企业管理中四大怪

文/邱旭渝


  一个中国人最熟悉不过的场景是:无论是吃饭、开会总要论资排辈,讲究个排位,有句老话说得好“吃得好不如坐得好”。嫁娶有嫁娶的礼法,就是死了人,连披麻戴孝都是有长幼序列之分的,磕头下跪都是有章法的,不能随便乱来的。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经国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的中华民族的“根本大法”《礼记》,“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 

  《礼记》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连绵数千年,不绝于今世后事之中,以至于中国的企业在制造产品和服务的同时,还在生产一样的东西,有等级的生产关系、不平等的生产关系,如果分不出高低上下、君臣长幼来,中国人就不会管事了、也不会做事了。这就是中国式管理的最鲜明的特征。 

  数千年的严格的宗法体系下的历史,使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对权利的渴望与崇拜如同发情期的公兽对母兽般的近乎宗教式偏执与狂热,权利等级中至高无上的当然是皇帝,然后在此基础上又分生出诸如“老爷”、“老大”、“老板”等等尊称,巾帼不让须眉,同时还有“老娘”之自称,千年的饥渴驱使下的中国人,一旦条件具备立即就要“称王称霸”,画地为牢,也来个过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瘾。 

  中国人能真正做上官,过上官瘾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无法真正品尝到做高官大马的滋味的,这种状况直到改革开放后,得到了根本的改观,人人可以经商办企业,做不到官的,做不了官的,做官不如意的都可以选择办个企业实现自己未了的官梦与财富梦。现如今是“一流的人才去做官,二流的人才做生意,三流的人才去教书”,做官不成退而次之做生意,中国的企业家是既想做富人,又想过官瘾的一群人,而且不仅仅是为了过官瘾,而且骨子里都是为了过“皇帝”瘾。 

  于是企业就成了个王国,里面有国王、有臣子、更有臣民,管理者为官、被管理者为民,一切都与官场一样,有论资排辈之序,也有长幼尊卑之列,从级别、资历、工资、待遇、权利等等,一切都没有能逃脱那部“根本大法”《礼记》的魔咒,管理者为了维护“王者”的利益,为了管理的方便、为了管理者的利益,往往都只能牺牲或侵犯员工的利益为代价。在企业中,尤其是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员工,地位只相当于数千年以前的“奴隶”,唯一的区别是现代奴隶是有人生自由的,可以随时逃跑,但是出了狼窝一样的还要入虎穴。因为相同的文化背景下,制造生产出来的管理者,仅仅是大同小异,都是一群来过官瘾并指望有朝一日能过“帝王瘾”的管理者。 

  在这种思想和文化基因的作用下,制造不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制造不平等的生产关系,是从企业投资者、决策者、管理者身不由己、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行动和追求。 

  于是管理就成了官理,目追求的首要目标不再是经济效益而是“唯我独尊”,是如何让自己的意志在企业各个角落开花结果,就像一头公狮子一样,不管有无必要在自己的领地里到处撒上自己的尿。于是这个王国中的所有的人都和机器一样,成为了其意志的工具与奴隶。所有的人都要像机器一样没有思想地躺着,像奴隶一样有思想地跪着,等级社会并由此开始,“分封制”与“井田制”开始盛行,不平等的人身关系与生产关系就像生产线一样产品一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被生产着。 

  二、管理是一场“自家人”与“外人”的战斗 

  中国企业里的怪现象,不懂经营的人可以做经理,不懂财务的人可以做财务主管,大字都认不全的人都可以做行政主管,连加减乘除都不会做的也许会负责采购与仓储,如此等等,企业总是让外行领导内行,外行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就要不断地制造错误的决定,外行为了把事做好,就要不断地对外行的错误决定进行阻止、抗争、反击、战斗,于是管理就成了一场永远没完没了的战争。 

  原因其实很简单,没有能力的人往往都是老板自家的人或者被打上“兄弟”、“自己人”记号的那一群老板最信赖的“食客”。而有能力的人往往是外人,不易被老板所信任,如果放权给外人做事,还是的条件的,一定要有一个“自己人”在旁边监督方才让老板放心。 

  “打仗亲兄弟、上陈父子兵”这种现象在民营企业中表现得特别明显,而在国企中则表现得相对含蓄,由于有才能的人得不到重用,没有能力的人可以坐享其成,甚至天天在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事,于是在企业内部有才能的人与有管理权的战斗就成为了中国企业中家常便饭的事,也是中国式管理中的一道最“亮丽”的景观。 

  笔者去年担任一家民营企业的顾问,公司从主要的岗位或重要的部门,都是与老板有亲缘关系的人,兄弟姐妹、姐夫、妹婿、弟媳妇、姑嫂等全都占据公司重要的岗位与位置,于是有能力的管理人员与业务人员相继离开,没有能力或没有勇气离开公司的人,就开始用小恩小惠与老板的家人搞好关系,做一些吃里扒外的事。 

  这个公司最大的特点是:当你向老板建议,某某人不错,应该重用。老板会瞪着眼睛看着你说:“我们公司有好人吗?”,当你说某某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时,老板反到会很满意,深有感触地说:“这个世界上好人难找啊”。 

  更有意思的是,一旦公司出了问题,老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回来“自家人”痛骂一通,责令他们要严防死守,不要让“不怀好意的”外人钻了空子,然后开上自己的车出去谈“大生意”了,管理依然混乱、战争依然在继续。类似于这样的情况,在中国的企业中,司空见惯,“自家人”与外人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直要打到企业关门倒闭为止。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即使在现代企业依然没有能摆脱数千年来宗法社会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关系模式,“亲亲而尊”基因在现代社会中就像一个癌细胞一样,侵蚀着企业的肌体,几乎成了中国企业的不治之症,一旦泛滥,必死无异。 

  三、没有“熟人”就不会做事 

  中国人的熟人文化可谓是根深蒂固,几乎可以上溯到我们的老祖宗还在树上生活的时代,几事对熟人可以格外开恩,原则与规距可以放在一边,如果是对陌生人,善者公事公办,严格按制度和规距办事,恶者则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如此导致中国人几乎只能生活在熟人圈里,没有熟人就不会做事了。这种固疾至今阴魂不散,导致一切的制度、规章往往只对某些人有用,对某些享有特权的人总是没有用。但是现代化的大生产、工业文明、商业文明以及如洪水一样涌入的西方文化,崇尚的更人性化人的、人道的,人与人之间平等与对等的关系,需要建立以法律文化、制度文化为基础的陌生人的文化。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差异与对立造成的冲突,使中国的企业就像魔鬼附体一样,处于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之中。 

  表现在: 

  1、在对内关系中,企业管理层中,往往都有自己人,即使是高高在上的老板,也不例外,制度往往是保护自己人对付陌生人的工具。 

  2、在对外关系上,企业在寻找方方面面的熟人,因为有了熟人好办事,企业的经营状况往往由企业的熟人的数量和质量来决定。 

  3、为对寻求对内对外关系中的熟人,必须要牺牲原则、制度、法度来谋求不可告人的熟人的关系,如此使企业始终处于法律或制度风险的边缘,往往熟人犯事企业失火。 

  4、拉大旗作虎皮,企业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攀高枝、拉大旗,同时企业内部关系也会在外部寻找靠山,让老板不敢小看自己,更不可以随便动手动脚。企业的经营者管理者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来平衡内外关系,以至于无力顾及企业长远的发展。 

  企业长期在一种不可思议状态中生存与发展,所以笔者国举企业家们,在资本积累一定的时候,适时让资本走出家门,走出国门,寻找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四、没钱的时候做梦都想钱,有钱后连梦都不会做了。 

  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家,那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面临着的通病和心病,没钱的时候天天做梦都想钱,结果一旦有了钱,却不知道怎么活了,使得企业也失去动力和目标。 

  其实原因很简单,中国数千年来的积贫积穷,导致人们普遍地向往钱、渴望钱的时候,让自己的灵魂成为了金钱的奴隶,即使有了钱后也不能改其奴性,把金钱当作了人生的唯一追求,把所有的人的都当作发金钱的奴隶,强迫所有的人都要屈从于金钱的力量。 

  有了钱后就敢于不把别人当人看,不把员工当人看,其实也就是不把自己当人看,一个不是人的人,财富越多越找不到自我,财富越多越不会有快乐。 

  其实金钱只是生活或生存的工具,获取幸福和快乐的手段,一个要想有快乐,必须首先要让自己周围的人人快乐,当金钱成为了成就自己、成就家人、成就他人的工具时,金钱的力量就会在正面闪闪发光。 

  所以当一个人有钱的时候,只要做一件事,就会立即得到永恒的快乐,那就是利用金钱成就更大的事业,让更多的从在事业中展现自我价值并获得成长和成就的快乐。 

  中国的企业家,只要学会做金钱的主人,有了钱后梦就会越来越多。 

中国企业再莫“生搬硬套”

文/于政军

   韦尔奇到中国讲学,中国企业家们说,“您说的那些,我们都知道,我们还想听听我们不知道的。”韦尔奇说,“你们是都知道了,而我们是都做到了。”于是,很多专家们利用这段对话,大做文章,纷纷批评中国人的执行力问题,批判中国人的劣根性。然而,我们有没有想过,GE为什么可以“都做到”? 

  GE的根在美国,他们成功的管理方法,优秀的企业文化建立在美国人民200多年的生活实践的基础之上,这些民族文化、处事哲学是根深蒂固的。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文化特点、处事习惯、哲学思想,才让他们产生了那样的管理方法,产生了那样一种GE员工乐意接受的管理方法,用美国人的方法来管理美国企业中的员工,其执行当然很简单。 

  同样道理,我们在书店、学校中看到的这些管理方法基本上都是在欧美、日本社会文化、哲学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欧美企业、日本公司中都可以获得很好的执行力,但在中国,这个拥有着五千文明的国度来讲,是不可能直接产生执行力的。这是用欧美人、日本人的方法来管理中国人,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作为一种管理方法与管理手段,就像是树枝与树叶一样,当离开了自己的根,将如何存活?可是,我们是否可以扪心自问,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根之所在吗?我们清楚地知道中国人的处事哲学、文化特点是什么吗?我们在学校与社会教育中能找到答案了吗?从“新文化运动”到“改革开放”的六十年里,中国人在努力地忘掉自己的传统,包括哲学、文化,去学习西方思想,让几代人都沉沦于传统与现实的矛盾之中,我们怎么可能找到答案? 

  六十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不仅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人的哲学思想与文化习惯,却成就“邯郸学步”之“壮举”,竟然让中国人忘记了回家的路。60年都没有改变的东西,我们希望通过对GE、SONY的学习就想改变它,这种可能只能是微乎其微。 

  那位已故的管理大师杜拉克在一九九五年曾说过,“五年内,中国将会拥有自己的管理学。”终于,曾仕强先生的《中国式管理》勉强问世,在鄙夷的目光与刻薄的谩骂声中蹒跚前行,却并未能成就主流管理学。当代中国管理仍然是一片西化,并深深地影响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在这段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里,已经出现了“实践先行、理论滞后”的现象。一些成功的经营现象用现代管理学根本无法解释。 

  《孙子兵法》,只有那么薄薄的一本,2500年来,学习过它的将军们能够活学活用,却可以打出千姿百态的战争来,这些不拘一格的战争技法之宗源就只有那几本兵法哲学。如果把这些案例详细分析出来,并用西方人的方法整体成系统的战争学的话,恐怕这套战争学要比欧美人企业管理学庞大、系统得多。但中国人深知这样有可能形成了很多教条主义的作法,反而影响后世拥有更高军事才能将领们发挥自己的水平。现代企业管理学,正是在欧美哲学思想的影响下,而建立起来的一整套管理方法,是欧美人活学活用自己哲学的结果。这些方法被他们标准化,并逐一运用到企业实践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 

  然而,这种方法类的东西只是皮毛而已,只是管理实践的外在表现形式而已,其并不是现代企业管理之根本,其根本是我们信奉的哲学、遵行的文化。也就是说,哲学与文化是企业管理理论形成的根本,东西方人们的实践都是如此,然而,我们中国人却舍弃了自己的根本,去学习别人的皮毛,如何成功?其结果必将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事实上,这些方法只能成为我们的一种借鉴,不能成为成功的标准,否则就是“纸上谈兵”。然而,中国现代管理学就是在纸上谈兵,将没有差异化,一般性的管理策略与方法落实到千差万别的中国企业中,不是纸上谈兵是什么?我们在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在日本可以,中国就不可以?”“为什么美国人可以做到,而在中国人就做不到?”“为什么GE可以做到,而中国企业就做不到?”原因一目了然:舍弃了根本,学习多少皮毛都无济于事。 

  所以,我们不迷信于欧美现代企业管理,并不是不去借鉴他们的取得成功的方法与策略;我们不去复制他们的管理方法、管理技术,并不是不去研究欧美的管理学。问题的关键是,一方面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中国人的处事哲学、文化习惯到底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要将欧美的东西中国化,使其具有中国特点而后再实行,让其“为我所用”。 

纯粹理性的批判:中国式管理的末路狂欢

 文/尹传高

  中国式管理的边界到底在哪里?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因为如果不理清楚这样的一个大事大非的问题,我们现在吵的再凶,也不是得出什么好的结论。而只会对中国式管理在理论上很片面的理解,在实践中很狭隘的运用,对组织的管理无形的将造成伤害。 

  现在企业管理的研究已经进入到了这样的一个需要对有关的管理进行边界研究的时代,为了能够更好的认清中国式管理的内涵,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中国式管理的来源和发展的动力。 

中国式管理来源的三个方面 

  1,看到中国的传统思想中有很好的管理思想 

  那些自称是中国式管理的发现者和欢呼者认为,在中国大量的传统思想中有着大量的可以借鉴的现代企业的管理思想,反对者认为是在挖棺材!这样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些适应中国企业本身需要的容易被理解的思想。确实,我们可以看到:《易经》其原理贯穿天、地、人三才之道,凝聚着中国文化在漫长的文明发展过程中对自然和人生规律探索的经验成果。《洪范》第一次系统表述了以“顺五行”为核心的治理天下的大法,而将整个世界纳入五行系统之中。儒家思想单从管理的角度进行概括就是“修己安人、举贤任能”。老子的著作的“反者道之动”和“无为”的思想。孙子的“慎战”、“先知”、“先胜”、“主动”等思想。 

 2,成功企业的管理实践的佐证 

  中国式管理的发现者和欢呼者喜欢用一些运用中国实现管理企业并获得成功的企业来作为证明,而运用的最多的也是这样的企业:1,关于海尔的“13条规定”,从禁止随地大小便开始,揭开了海尔现代管理之路;张瑞敏成功地运用儒家文化与孙子兵法这些起源于齐鲁之地的智慧于企业管理之中,创造了一个海尔式的发展神话;关于华为立法。1998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在华为推出历经数年设计出的华为《基本法》,并且出版了包含《基本法》全文的《走出混沌》一书,此举在管理学界和新闻界引起了极大反响,甚至被誉为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里程碑”。在竞争非常激烈的通信产品市场,华为公司试图用涵括各个方面的《基本法》来建立企业的系统指导,求得企业长远发展。作为解决特定历史时期具体问题以及理清未来思路的工具,华为基本法清晰地为各个层面的华为人做出了行为定位,也为统一行动追求整体目标定下了基调。华为过去的高速发展与之密不可分。 

 3,跨国公司的本土化管理 

  除了中国本土的企业运用中国的传统思想进行管理获得成功外,中国式管理的支持者也会从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管理的本土化中获得灵感,并引为规则。IBM中国公司之所以能够从建立开始就保持稳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周伟焜提出的一个大中华区一个领导的构建思路。1988年,周伟焜成为台湾IBM公司的总经理。3年之后,也就是在1991年,周伟焜想出了一个对日后的IBM发展影响非常大的一个想法——建立IBM大中华区架构。当他把这个建议摆到当时的IBM亚太区总裁桌面上时,得到的回应是热烈的。对于在中国本地化的管理,周伟焜同样认为最大挑战的是“人”的管理。像IBM这样几乎百年的企业,无论是制度还是更重体系架构以及机制都已经非常完善;中国不是IBM第一个向外的公司,IBM在全世界都有分布,本地化各种难题都遇到过、解决过。IBM唯一的难题就在于没有管理过这么多的中国人。IBM公司一个重要的管理原则就是尽量用当地人管理当地人,原因是只有中国人了解中国人。周伟焜也坚持了这种原则,1995年,周伟焜将大中华区的总部从香港搬到了北京,周伟焜的用意很明显迅速在中国内地打造一个管理团队。

反对中国式管理的理由 

  任何关于管理的东西引起争论应该来说是个好事情,在我看来,争论容易使管理问题获得一个好的可以发展的平台,也与人性的愿望相一致。归结起来,反对中国式管理者有下面的一些理论和逻辑: 

 1,中国式管理的本质根植于落后的传统文化 

  在中国企业家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中国式"的痕迹,柳传志分槽喂马的接班人方式,也许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从中国式管理的目标看,"和"为管理的终极目标,所谓组织效益目标的实现只是实现"和"这一终极目标的必经过程。何谓修己,在企业中,说白了,就是服从与听话。我们从小就以"听话"为乘孩子的标准,在企业中也一样。曾国藩算是集"修已"之大成者,但他终究没有以"中体西用"的洋务运动来阻止中国的衰败。"中国式管理"其实在一百多年前已经被《马关条约》划上了句号。 

 2,融入现代化主流才能造就世界性企业 

  简单的讲,世界级企业家就是能创建世界领先企业的企业家。这个领先,是指首创与第一,而不是第二。是带领全球行业进步的龙头,在他的前面是没有可模仿的现成的技术,现成的模式。按照这个定义,所有以模仿,后发优势的企业,不论其规模如何,都不足以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因此,自由思考、创新精神才是世界级企业家的基本功。人格的独立性的管理才是世界级企业的根基。有世界级企业家才会有世界级企业。中国一定会出现世界级的企业家,这是不容置疑的,但究竟是谁,这可不好说了,如果非要举例,我想海尔的张瑞敏、华为的任正非算得上半个吧。要较真的话,中国现在能称得上的确实没有。但从长远来看,中国必然会孕育世界级的企业和企业家。要孕育世界级的企业和企业家,必然要突破以下几点:1、管理思维的全球化;没有全球化的管理思维和视野,就没有全球化的企业领导人。全球化的思维要求中国企业家睁眼看世界,看清世界管理思想的发展趋势,看清市场经济的人文思想基础。2、市场的全球化:要造成世界级的企业,就要求中国的企业的目标市场是全球。既包括落后的未开发的非洲、印度,但更应该包括美国、日本、欧洲。为什么说发达国家的市场很重要呢,因为世界级企业家首先要有的是"逢敌必亮剑"的精神,不能总是避开敌人主力的"游击战",能否成就世界级的企业,关键是看你在世界主要市场的成败。这要求中国企业家转变思维,不能总是避强就弱,要从全球"游击战"和思维转变为全球"正规战".3、研发的全球化:要创新,要造成世界级的企业,就要懂得如何充分利用全球科研人员的的脑袋。在国内,不具备创新条件的,可以放到全球最好研发水平的地方去研发。懂得利用和发挥全球科技人才为企业服务;4、人力资源的全球化:世界级的企业,就不能专门强调是中国的企业了,现在很多跨国公司,在当地注册经营,纳税,你说是哪国的企业?同时,没有人力资源的全球化,也没有真正的全球化企业。我们不能强调,一定是中国人领导或者中国式的管理。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一定是能吸引到全球各路高手前来投奔的企业。象目前好多企业,浙江人一定用浙江人,温洲人一定用温洲人,在国内尚不能全国化,谈何世界级企业家。 

 3,“中国式管理”缺乏市场经济的人文精神。 

  为什么说“中国式管理”是破坏市场经济的人文基础呢?我们知道,企业竞争需要几种精神,而这些都是“中国式管理”所泯灭的。1、个体对自己行为负责的精神:在“中国式管理”中强调的是集体负责的精神,这种不能落实到个体个人头上的责任,必然导致企业效率的丧失。于是,在中国式管理的倡导下,明哲保身、推诿责任的平庸主义必然盛行。看似对集体的维护,实则是对个人创新精神的扼杀。这种企业,必然丧失企业的精神;2、公平竞争的勇气:在创造世界级企业时,要有“逢敌必亮剑”的精神,勇于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中竞争,企业家更需要的是坦荡的胸襟和开拓的勇气。而“中国式管理”更多是只是教人守成而非创业。3、自由的思考能力:对一个“修已”到位的人,首先的要求就是放弃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力和能力。当一个企业的员工个个被教化得都“没有任何理由时”,实在想不出企业的创新能力会从哪里冒出来?

4,中国企业管理思想认识的三个阶段 

  围绕中国式管理有几种不同的观念。一种观念是认为我们企业在文化上应该倡导以中国为主的管理哲学,而另一种是认为我们所以落后是因为我们只是技术、制度层面引入现代机制,而没有培育出现代企业成长的文化土壤。如图: 

  中国人,日本人,西方人有区别,但人的绝大部份还是相同的。刻意强调中国管理的本土性和特异性,甚至提出“中国式的管理”其本质上只是古代门派主义的翻版,既不符合现代管理的思想,也不符合企业管理的实践。。祖先“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的智慧告诉我们,管理的核心思想是相通的,不要把民族间生活工作形式和习惯上和区别上升到管理实质之中,这才是中国企业家追求科学的管理思想的正确思维方式。从实践来看,我国企业更需要的是参与全球化的竞争,没有全球化的管理思维,哪里会有全球化的中国企业。 

趋势融合:中国式管理向哲学式管理的过渡 

  在世界性的管理运动中,我们会看到像中国式管理这样的类似的运动,美国式管理,日本式管理,欧洲式管理等等,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以自己的思想为核心的一种管理的模式,任何国家的管理都不可能完全忽视自身的文化来形成自己的管理体系。 

  不管是那种管理,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最核心的思想,那就是哲学式管理中所强调的管理哲学,正是这样的管理哲学,才有了管理思想的发展和管理体系的形成,在这样的思考框架中,我们就可以发现我在哲学式管理中所强调的几个大的原则:1,企业家哲学=企业文化;2,管理模式=理念+方法;3,管理标准化=管理模式化。这样的一个思想体系实质上是基于中国式管理的一个最初的发现,这个发现就是一种文化的思想是发展任何管理的最初的基因。 

  所以,中国式管理的价值点是:找到了任何管理思想的最初的那颗种子,那就是人或者组织的文化基因,我们现在称为组织哲学的那种东西。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才有了我们现在所说的进一步的哲学式管理的发展。

这样的几种关系。它可以用下面的图示来说明: 


  从上面的图中可以看到,在世界的管理长河中,会出现类似和中国式管理的很多的具有民族特征的管理思想和管理模式,但这样的具有民族特征的管理在发展中就会形成一个更具一般性的管理哲学思想,这样的哲学思想往往具有一定的一般性的管理规则,在这样的管理规则被发现后,我们就可以发现那些建立在这样的管理哲学之上的哲学式管理的系统边界。

  哲学式管理是个基于系统的哲学之上的管理理论,在我们的理解中,我把它总结为“1+2+3+15”的系统工程。其中“1”是指人的哲学思想,“2”是指中庸主义和效率主义,三是指上面所讲的三条大的管理原理,“15”是指15种最重要的管理思维工具,我深信,只要人的思维发展了,素质提高了,管理的水平才会有实质性的进步。 

  现在中国管理界对中国式管理的讨论可以说是个大焦点,自从这个话题慢慢的做热后,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是件很好的事情,事情的本身就说明了管理的一个最为本质的一个事情:管理最重要的是进行系统的理性的反思,思辩的价值是提高人们对管理问题的一个系统和客观的看法,而对于管理的最终的本质认识是永远没有穷尽的。 
  但思辩不是盲目的自恋和肤浅的自我发泄式的狂欢!不幸的是,目前对“中国式的管理”的肤浅崇拜就有这种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