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愚公课问【4】合作讨论缘何低效?  

2009-03-05 22:39:27|  分类: —愚公愚论【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课程改革倡导自主学习、合作学习和探究学习,其中合作学习的外显特征最为明显,于是,“新课程背景下”的公开课,十有八九依赖于“合作学习”出彩:提出一个问题,只听老师一声令下,“下面请同学们分组讨论一下”,同学们马上掉转身子,拥成一团,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起来。教师满面春风,到这个小组看看,到那个小组听听,时不时还参与其中说上两句。两三分钟过后,又听老师宣布“好了,那个小组来说说你们的讨论结果”,于是各组代表依次登台亮相。怎一个热闹了得!

   与此同时,许多专家和教师对“新课程背景下”的课堂最不认同的也是合作学习,因为在许多课堂中,因着合作学习,学生是动起来了,课堂是活起来了,可学生在合作过程中的收效甚微。在“有效教学”之风吹遍大江南北之时,“合作学习”往往又被列入浮华、低效之列,备受批评。

   事实上,通过大量教学论专家的研究与课堂教学实践证明,合作学习无疑是比较先进的学习方式之一,也正因为此,“超前善后”新课堂教学模式将“合作讨论”当作重要的教学环节之一。也就是说,只要运用得法,合作讨论是完全可以实现高效的,换言之,合作讨论本就是实现教学高效的必要手段。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不产生一个疑问:在目前的诸多新课堂中,合作讨论缘何低效呢?

   原因之一,分组不科学。

   合作讨论的基本形式是将学生分成若干小组,在教学过程中为小组布置共同的任务使之讨论,必要的时候也组织小组与小组间的讨论。可是,教者往往忽略了分组的科学与艺术,常常看到的是几名同学转过身来就近凑成一个小组——这样的小组是自然组成的,而非特意安排的。我们所倡导的“合作讨论”要求教师运用合作学习的理念对学生进行科学分组,即根据学生各自的学习基础、性格特征、兴趣爱好及性别等因素将学生分成若干5—6人的异质小组,使得班级内各组之间具有同质特征,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组内异质,组间同质”,每一个异质小组都是整个班级的缩影和截面。

   分组是否科学严重影响着学生能否真正参与,影响着生生之间、组组之间的交往、合作和竞争能否真正形成。“组内异质”便于组内同学间扬长补短,以避免“萝卜煮萝卜还是萝卜”的无效合作。

   原因之二,任务不合理。

   只有交给学生互动讨论的任务是合理的,合作研究才能有效乃至高效。什么样的任务是合理的呢?只有处于学生“最近发展区”的任务才是合理的任务。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认为孩子有两种认知水平:第一种水平是现有发展水平,由已经完成的发展程序的结果而形成,表现为儿童能够解决智力任务;第二种水平则是那些尚处于形成状态、刚刚在成熟的过程正在进行,表现为儿童还不能独立地解决任务,但在成人的帮助下、在集体活动中、通过摹仿,却能够解决这些任务。儿童今天在合作中会做的事,到明天就会独立地做出来。维果茨基把第二种水平称为“最近发展区”。维果茨基进一步指出:“只有当教学走在发展前面的时候,这才是好的教学。”“教育学不应当以儿童发展的昨天,而应当以儿童发展的明天作为方向”。

   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准确地把握提供给学生的问题就是处于学生“最进发展区”的问题呢?

   问题不能太简单,那容易变成一问一答的无效热闹,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才是学生感兴趣的问题,才是能引起学生持续思考,并促进其变得深刻。但是又不能过于艰深,不能将问题设置成孩子们怎么跳也够不着的“桃子”,我们要求老师的“三不讲”的其中之一“老师讲了学生也学不会的东西坚决不讲”,也是这个道理。

   问题不合理的另一种表现是问题过大过于抽象。问题过大让孩子觉得“老虎吃天”无从下手。我们常常在公开课课堂上无法解答甚至无法思考老师提出的问题,十有八九与老师的提问过大有关。

   原因之三,时间不充裕。

   我们常常听到老师在课堂上这样说:“同学们,这个问题请小组内互相讨论,时间是一分钟(还有说半分钟的),现在开始——”同学们马上掉转身子交头接耳起来,约摸几十秒之后,老师马上击掌叫停,至于学生到底讨论了什么讨论到了什么程度,大家都不太关注,执教者关心的更多的其实是要在本堂课完成“小组合作”这一过程而已。

   原因之四,展示不得法。

   记得新课程刚刚开始在三十八个区县实验的时候,中国教育报记者李建平就连续发表过一组来自实验区的报道。其中也指出过合作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其中之一是,各小组讨论之后,选派代表交流展示的时候,依然是“我认为……我发现……”,并没有转换成“我们小组认为……我们小组发现……”这样的表述方式。合作研究的成果如何,必须要进行展示,这个展示的过程,其实就是评价的过程,不仅评价到合作研究的成果,而且评价到了合作研究的过程。我们常见的情形往往是“小组讨论”过后,老师依然是天女散花式胡乱点将,问“谁来说说?”“哪位来谈一谈?”而不是“哪个小组出来展示一下你们的研究成果?”

   其实,合作学习最大的功效是建立了一种让孩子们人人充分参与的机制,同时要让孩子们在合作中学会合作。而要想把这种机制真正有效建立起来并发挥作用,我们的老师必须从分组、提问、指导、评价等各环节悉心琢磨,让我们的各种手段切实为目的服务,才能实现课堂的有效和高效。

 

相关链接:

      愚公课问【0】引子

      愚公课问【1】新课堂到底“新”在哪里

      愚公课问【2】我们因何建模?

      愚公课问【3】自废武功废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