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絮絮叨叨【2008年12月】  

2008-12-24 16:47:28|  分类: —愚公愚论【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最近越来越显得孤傲。读小学和初中时,老师就是不时提醒我要谦虚,不要骄傲自满,因为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太好,在老师眼里,可资骄傲的本钱越多,产生自满情绪的可能性便越大。

   于是,从读师范到读大学,再到教书、做管理,一直提醒自己,要谦恭,不可自满。

   过了不惑之年,竟然异常分明地感受到有一种孤傲的情绪在滋长。

   为此,我异常烦恼。

   今天中午,才顿悟其中根源:我是一名知识分子,但我从来不鄙视学问不好的人,我真正鄙视的是那些人品低劣的小人。

2

   许多时候,面临着诸多诱惑——赚钱,或者是发财的诱惑。

   有朋友劝我,不要做这一行了吧,这样太累,又永远发不了财,不如去做某某生意,不如去帮谁谁打理公司,有的是发财的机会。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我现在所从事的一切。

   昨天跟朋友聊到这个话题,我说,我做校长,其实不是觉得当校长本身有多好,而是觉得当了校长,实现自己的理想的可能性会大些——我总是在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有一所好学校,完成教育本应该完成的使命。

   朋友说,这哪里是理想,是梦想!

   朋友的话,可能有两种意蕴:梦想较之于理想,要更加神圣一些,更加茫远一些;梦想较之于理想,更接近于空想。

3

   常常回忆起恩师杨健青校长上半年讲过的一段话,那是对我们以前工作过的学校的整体印象:“那是一个无规则足球场,大家都不太遵守章法,但个个生龙活虎,所以常常进球,常常惊喜!”每每想起,仔细品味,真的很有道理。但也有人对那一段岁月那一些人事的判断,称之为“群魔乱舞”。也有道理:高手过招,常常出其不意,凡人以之为神,神到极致,便近于妖魔,鲁迅不也说诸葛孔明“多智近乎妖”吗?所以,“群魔乱舞”不一定都是坏事。最近举国上下都在为“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大唱赞歌,其实,这三十年,也是一段八方神仙,各显神通的“群魔乱舞”的岁月。这种岁月,其典型特征是——活力四射。

   “群魔乱舞”之所以往往以贬义词的身份出现,盖因其藐视组织、不守规矩故也,因而在讲究秩序礼乐的时代,魔们往往成为打压的对象,而受到打压的魔们顿时会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蹶不振。

   相比之下,“群魔乱舞”总要比“群小乱舞”好得多。

   群小们最显著的特征是——太懂规矩。不仅深谙显性的规矩,更难能可贵的是洞悉潜规则,而且能将潜规则把玩得风生水起。

   群小们登上舞台的时候,群魔们总是不堪一击。

   呜呼,圣诞之夜,向群魔致以崇高的敬礼!


2008-12-25

4

   研读李希贵校长文章《改造我们的学校》。

   李是一名从一线教师成长而成的名校长、名局长、名专家。自1999年中国教育报一篇题为《为四十岁做准备》的专题报道开始,我便开始持续关注、学习进而崇拜他。去年,他的“新学校行动计划研究”启动了,因为没有自己平台,无缘加入到这个研究行动的组织中去,只能是间接地从各种媒体中搜寻相关信息,深深地为“提取理想学校基因,破解理想学校密码,构建理想学校模型”而振奋。

   雷丽霞校长带领她的广州分校参加到了这个研究行动的组织中,上周六从她提纲挈领的解读中进一步了解了这个美好的行动,再一次振奋而感动,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这是一个将理想与理念着陆的行动。目前我国教育界不乏理论,甚至可以说是理论泛滥,然坐而论道者众,起而行动者寡。或者埋怨政策环境与社会背景不利于实现我们的理想,或者是埋怨人才瓶颈使得美好灿烂的愿景总是无法转化为实际行动,更多的是打着“办老百姓满意的教育”的旗号戕害着孩子们的幸福,把一个个学校办成了人生幸福的屠宰场。

   客户、测量、流程、改进、落实……换一个角度来审视我们习以为常的思路,换一种思路来设计我们驾轻就熟的流程,也许就能体验到别有洞天的幸福。

   有了这种幸福,内心便宁静了许多。


2008-12-26

5

   我说过,幸福是一个人言人殊的话题。譬如,郑杰就有一个很另类的说法:“幸福并不在于吃饱喝足,也不在于光鲜体面,真正幸福的人是哪些为自己的苦难找到良好理由的人。”

   去年,在郑杰的个人网站中他写给他女儿一君的信中。我读到这一句的时候,很觉得震撼。是的,有的人,一生历经苦难无数,然而依然生活得很幸福,恐怕与其能乐观面对和勇敢承担不无关系。

   郑杰是人们眼里的“另类校长”,其实他早已不是校长了。我之所以欣赏郑杰,倒不是因为他的“另类”,其实他一点都不“另类”,他只不过做了些具有良知的教育人所应该做的实事,说了些具有良知的教育人所应该实话。而大多数人在做虚事说假话的时候,这个做实事说实话的人便成为“另类”了。

   2006年秋,当郑杰踯躅于西子湖畔,以“站着死比跪着生高贵无数倍”的愤懑而毅然决然做出走向民间回到草根状态的决定时,我感觉到他的心在流血,我的心便也随之颤抖。“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想起二十多天前跟他通话时还是踌躇满志豪情满怀,“人这一辈子,能办好一所学校足矣,何况我还能办好第二所学校”,是什么让他在二十多天之后就陡然做出如此令人惊诧而果敢的抉择?

   上个月在成都再见郑杰,饭桌上我小心翼翼地问及他离开那所“外国语”的缘由,他很坦然地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多少有些失望,因为这个答案世俗而无奈,远没有他在公开出版的著作中解释得那样富有诗意:“离开学校甚至离开教育,并不是失败,而是成功,是战胜了自己的怯懦后的真正的成功,爱教育成了离开教育的原因。”

   在中国,灵魂越是高贵,理想越是高远,内心受到的煎熬旅途中遇到的坎坷便越多,但高贵的终究是高贵的,高远的终究是高远的,燕雀永远无法理解鸿鹄的志向,也永远无法享受鸿鹄的快乐与幸福。

   正如郑杰自己所说“观点虽然新颖别致,可漏洞肯定是不少的。”敢为人先的勇者左突右进,拳打脚踢,难免受伤,而苍蝇们便会盯着那些疮痍下嘴。而在这个世上,苍蝇又是那样的多,永远比勇者多许多倍。

   为此,郑杰付出了代价,他在2006年10月20日给他女儿一君的信中说:“祝贺爸爸吧,因为从此贫穷将缠绕着我,缠绕到我精神上无比富有,富有到让我最亲爱的女儿为之骄傲。”

   事实上,后来的郑杰也并未被贫穷缠绕——或者因其“为自己的苦难找到了合适的理由”而感到了内心与精神上的幸福而终没有将贫穷呈现到众人面前,但是,他的精神,却的确实现了富有,而且是令人羡慕的无比富有。


2008-12-27

6

   想到一个词语——媚俗。

   因为大家太想被社会接纳,于是努力融入所处的环境,适者生存嘛!

   于是往往要放弃自己的诸多特质,包括赖以自慰的率真,马克思将之称为“异化”。

   这种“异化”其实就是媚俗,因为媚俗,我们常常无可奈何地将目的和手段弄得颠倒。因为真正有内涵有理想有追求的人的目的往往指向于精神世界,而手段却总要依附于物质现实。仰望星空的意境总是那么充满着诗情画意,而脚踏大地的时候却又是这般地索然无味。

   这些年的诸多媒体总在慨叹现当代吾国缺少教育家,要么业绩乏善可陈,要么人格不屑一顾,要么大都如鹦鹉学舌般人云亦云,极少原创思想。剖析个中原因的时候,我们习惯于埋怨没有自由开放的话语环境,或者归咎于政府给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甚至将批判的矛头指向缺乏理性的劳苦大众。

   我没有专门研究过我国历史各阶段的政治与经济政策,不知道大家公认的教育家蔡元培、陶行知他们所处的时代国民素质如何?政府投入多少?话语环境怎样?按照马克思的推理,那年代应该不会比现在进步多少吧。可那时候怎么就有那样杰出的教育家呢?而且近一个世纪以来让后人难以望其项背?

   大概是我们都想适应这个社会的缘故吧?这简直是一定的。

   与其说是大家都在被这个社会“异化”,倒不如说是我们实在主动去“媚俗”。

   不媚俗会怎样?将会失去许多,包括显赫的地位,丰厚的收入,稳定的生活,甚至形形色色的舆论批评……不媚俗,就意味着付出,意味着放弃,意味着牺牲。而付出、放弃和牺牲,又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于是,老师们在媚俗,校长们在媚俗,政府官员也在媚俗,什么“办老百姓满意的教育”,什么“构建和谐社会”,统统成为媚俗的充足而有力的理由。

   因为没有放弃和牺牲的勇气,所以,许许多多原本有崇高理想和美丽梦想的人们只好将自己独立的精神,高贵的人格,甚至将那份纯真和诚实深深地埋藏,每天无可奈何地去做自己原本深恶痛绝的事情。

   于是,学校成了孩子们幸福生活的屠宰场。

   于是,我想起了那个特立独行的王泽钊,想起了为体制所不容的郑杰——其实,与其说是这个社会的秩序与体制抛弃了王泽钊和郑杰,倒不如说是他们抛弃和秩序和体制。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对他们肃然起敬,就像一想到蔡元培和陶行知我就肃然起敬一般。


2008-12-28

7

醉酒

   问:男人最可爱的时候为何?

   答:醉酒!

   愚公深以为然。

   越是想顾及面子的男人,越是将自己伪装得可以。所以说,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男人,十有八九是经过伪装或雕琢过了的,惟有醉酒的男人,才是真实的。

   今晚,放弃了最钟爱的工作,去和最特殊的朋友饮酒,而且是一醉方休,此刻,醉酒的愚公在跌跌撞撞中记下这些文字。

   愚公只知道没完没了地干活,不象王益民那厮还忙中偷闲到卢志文的翔宇去顶礼膜拜一番。在醉眼朦胧中欣赏他与卢志文共进晚餐的情景,似乎也是目光迷离似醉还醒的倦容。方知醉酒真是一种美妙而高级的境界。


2008-12-29

8

沟通

   沟通这个词越来越时髦,而且已经普及到社会各个行业和生活细节。成功的生意人要跟客户沟通,智慧的管理者要跟下属沟通,优秀的老师要跟学生沟通,称职的父母要跟子女沟通,就连高明的驯兽师以及猪倌羊倌牛倌马倌们都在跟兽们猪们羊们牛们马们沟通。

   与此同时,有一种说法几乎成了真理:组织中几乎99%的问题都源自误会,而100%的误会都源自缺乏沟通。

   因此,充满着智慧的管理者以及有志于成为优秀管理者的人们的大部分精力都忙着一件事:沟通。

   我也许是一个缺乏智慧的管理者,因为我很不擅长于沟通,甚至很不情愿去沟通。面对那些关于沟通的言论的时候,往往惊恐万状汗出如浆脊背发凉,照这样的理论,我压根儿就不适合做管理者,更不适合做领导者。

   我想,我之所以缺欠沟通能力,第一个原因是喜欢独处,在宁静的空间,一杯绿茶或者咖啡在眼前散发着令我陶醉清香,烟卷在我的指间点燃,然后看烟雾袅袅飘到窗外,或在阅读中享受一阵一阵的激动,或在备课中体悟孩子们的无奈与痛苦,或在批阅作文中感受被理解被接纳的幸福和甜蜜,或在沉思中梳理千头万绪的俗务……在这样的时候,我多么希望办公室门板和电话都跟我一起保持着这种美丽的宁静啊!

   可是,总往往事与愿违,有人来了,你不得不耐心“倾听”,听别人的絮絮叨叨,听义愤填膺的控诉和埋怨,而这种控诉和埋怨的对象十有八九又不是我自己,而是他们的同伴。

   让我心惊肉跳的是,刚刚看到他在我这里控诉他的同伴呢,那激愤的程度恨不得立马手持尖刀捅了对方的心脏才罢休,可迅即到餐厅去看到他俩头对头用餐,同时谈笑风生眉飞色舞其乐融融,好得象一个人似的——我深感做人之险——这种沟通,不要也罢。

   还有一种沟通也是令我恐惧的:先是从今天的天气如何开头,然后关心今年春节到哪里去玩,然后是孩子的学习状况怎样,再然后才说“我是一个直性子,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缓缓步入正题,无非是工作量比别人的大,工资奖金好像比别人少诸如此类的话题,十有八九与孔方兄有关。从倾听到解释,再到开导,看看过去了这么多这么多的时间,我的耐心总是一次一次地遭遇挑战。

   无效的沟通倒也罢了,我之沟通还常常“负效”,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学会说假话,哪怕是善意的谎言,本来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忽悠一番的,但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情不自禁地将真实的判断一五一十地和盘端出——这种沟通,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往往都会是负效的——没有哪个人跟你沟通的目的是受你的指责和批评的,虽然他往往打着“你千万要说实话,不要给我留情面”的旗号。

   沟通真难,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锲而不舍,发扬雷锋叔叔的钉子精神,从今天起,决心学会沟通,努力做一名“智者”。


 2008-12-30

9

迷路

   我们的教育迷路了。

   富有梦想和理性的教育人都在不遗余力地呼唤教育本质的回归,宛如我儿时受了惊吓后母亲找了一块红布,包了一碗白面,带领一帮人带着我在村前屋后“游行”,一边高声呼喊道:“我的儿啊,高出吓了低处来——我的儿啊,冷处吓了暖处来——我的儿啊,远处吓了近处来——我的儿啊……”初时不解,后来才知道母亲那是在为我招魂,故乡的人们认为,人是有三魂七魄的,受了惊吓,便可能丢了魂魄,必须及时招回,否则就是魂不附体,必将出现许多不祥之事。

   我们的教育迷路,就是因为其没有了魂魄。呼唤回归教育本质,即是为教育招魂。

   所以,迫切需要我们付诸努力的,就是帮助教育找到回家的路,并且踏上这条茫茫长路。。

   晚饭时,诸多教育管理者与投资者共议教育的现状与我们的追求,大家纷纷列举了目前畸形教育的罪状,忽然,智者的一句话引起大家的反思:“我们现在谈论的一切,譬如考清华北大,其实都不是教育,我们还是谈谈教育的话题吧!”可是,后面的现场便几乎成了一言谈,也许大家进入了沉思——在精神与物质之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沉思。

   让迷路的教育找到回家的路,需要的不只是智者,甚至不只是志者,更多的是需要勇士。与智者和志者相比,勇士的优势在于富有牺牲精神。智者的高明之处在于论道,志者的显著长项在于憧憬。欲想让教育本质回归,需要的是一大批能够义无反顾冲锋陷阵的勇士。

   譬如,公办学校的校长要有丢掉乌纱帽的牺牲精神,民办学校的投资者要有暂时不赚钱的奉献意识,政府的官员们就不用说了,非如此,教育永远不认识回家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