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2009-01-16 19:01:40|  分类: —愚说愚事【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公元2009年1月16日4时45分,愚公教育沙龙文友陈卫星老师(ID:多吉财仁,在原愚公教育沙龙论坛中ID为楚风)因患肝癌医治无效安然辞世。

因俗务繁忙,故拖延至晚间方动手编辑组文以悼。

网易博克“愚公教育沙龙”圈主  愚公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惦记  

   愚    公:为楚风祈祷

   南    子:想念楚风、管楚

   大地深处:寄楚风

   大地深处:为你祈祷

   多吉尼玛:读《愿》

   elain e:楚风,一路走好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遗作  

   多吉财仁:愿    

      风:我将坦然面对死亡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惦记  


愚 公:为楚风祈祷

2009-01-10 22:26

今晚,心慌得厉害。

   先是西柳发信息给我,说楚风夫妇共患重症,并称网上可查详情。便匆忙上网,才知情况远比想象得糟糕,简直是糟糕极了。紧接着益民也发短信告诉我这个坏消息,同样表示痛心。

   难以置信,多么希望今天是“愚人节”。

   一个个性鲜明而又恬淡宁静的读书人,一个才华横溢而又勤奋严谨的好老师,一个貌似冷酷而又义薄云天的好兄弟,一个执著笃定而又敢于直言的好伙伴……07年春天一别,险些成为永别。虽在这网络之中有些许往来祝福,08暑期回锡竟也未能联系,成了永久的遗憾。

   细说起来,我之离开光华,与楚风的劝说不无关系。那时的楚风,在我眼里,近乎智者的化身,他反复劝我从世俗中解脱,并送我两册佛学典籍劝读,可惜愚公为名利俗务所累,竟未能仔细品读其中一二。后来我果然离开无锡了,漂到北京、漂到广州、漂到成都,网易中那个多吉财仁总是时时关注着我,并为我祝福。

   圣诞、元旦,还曾想起过楚风,想起许久没有联系了,两人也许久没有到对方的博客中串串门拉拉家常了,然而因为懒,便也没去仔细探究。今晚追寻博中旧文脚印,打开多吉财仁的空间,竟然发觉兄弟已经从08年10月下旬起,就没再登录过了。

   天妒英才啊,肝癌晚期,莫非老天竟然也嫉妒楚风伉俪情深,竟让夫妇同患一种重症。如果苍天也有运行规则,这又是什么样的混账规则?

   此刻的愚公,又一次感到这般的无助:惟有祈祷,愿兄弟少些痛苦,托西柳及在锡故友稍去我苍白的问候,问候啊!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地址:http://fryg.blog.163.com/blog/static/7068303200901010267521/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南  子:想念楚风、管楚

2009--1--11  23:07

二00九年元月十一日,星期天,今天。学期快要结束了,从学校补完课回来,正兴高采烈地为朋友买车而出谋划策,电话敦促,上网参谋,也有点不亦乐乎。随手打开敏思,一下子就看到愚公留言:

“楚风有难,不知南子老师知道否?”

顿时木然,全身冰冷,摸过手机,拨出楚风电话,机械地听着里面半天才会传来的小姐的声音。再拨,再听,不愿等待却又无计可施。一唯看出空气好象也凝固起来,走过来关切地问:“你在给谁打电话?不停地打?”想起阿磊,拜托她尽快给我个回话。又慌乱地找,觉得愚公一定会多留点什么信息。果然,昨晚愚公已在“为楚风祈祷”,是早晨给我留的言。愚公一定也是木然若堵、辗转不安,茫然无绪,慌无定主又纠执在对楚风的挂念才这样留下只言片语。我愣着,不知能再做些什么。

近日来,好象这就是个兆头,我比平常更想知道大家的状况。可能又是一个年底,又可能是几个上海的那时的学生,近些日时常会和我招呼一下,使我日益思念在无锡的旧时相识,过往如烟却又在心头久久不散。因为常老师的年岁,最最牵挂这个“老父亲”的身体,每天在心急如燎地等他的回件(是阿磊告诉我他的信箱,也不知他用不用这个信箱了,别的又没有联系方式),却不曾想最先得来健康情况的是楚风夫妇的消息。

什么叫噩耗?这就是;什么叫人心巴凉巴凉?这也是。

能结识楚风,是我的幸运。不是楚风能给我带来什么,而是他的人品令我嗟呀不已。能结识他实属我人生际遇不差。相处时间不需多长,谁都会认为这是个君子。我说他是个“卓卓君子”,是因为实在不知用什么词来说他更恰当。心中有个宿愿,想写点什么,为这个“卓卓君子”之风的楚风,为我的那段经历。如今,我坐在这里,想念过往,却是心堵的慌,我不想要这种消息,不想。不想。不……

认识楚风,是在我蓄意放逐生命的旅程之始。漂泊之初,一马放过无锡,进入GH,分入上海部,几次大大小小的集会后,来了个很有“筋骨”的男性,喜欢背着手,昂首阔步,步子很急而又干脆,说是我们的小组长,操着北方的普通话。他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网线,还有一些不记得的什么东西。于是那个有阳光的下午,我们几个人:他,常老师,老藩,老杨,阿磊,小邓,小沈还有我,热火朝天地打扫,热火朝天地相处下来。

因为追逐生命的茫然迷惑,加上长时间抉择的心念如灰,日子象水般的滑过,又象是度日如年。那时,上海版教材虽和人教版不同,但自恃自身的积淀,我并不在教材上化大量的功夫,而是常常奔驰在网络上或者遍地找事做,不想让自己有片刻的闲隙,时间每天填得满满的,怕一有空隙,寂寞就会袭上心头。楚风象看穿点什么,他并不多问,而是常常和我们大家相融相闹的吆喝一两下,开心一番。一两个笑话和小故事,足会让我们哈笑不止,尤其是小邓和小沈,青春而又快乐,气氛一活跃开,我也就很快融入他们中间。他很替别人着想,而又从不露声色,而他自己,并不是喜欢喧闹的人。  

他替别人想的、自己能做的,从不会邀功夸口;不会做的,有时也会鼓捣一番。他的热心也是从不张扬的。办公室的网线和空调的接线板不灵光,他钻了几次桌肚,接网线的那一次,趴在桌子下面好久,出来后脸上、身上满是灰,憨得可爱的表情,引得我们大笑。至于说是搬水等等的活,从不需我们女生动手。很多时候给我们的印象,他的大男子思想很重,典型一北方男人的风格。但直到看到管楚,才更深地觉得这对才子佳人的情深意重。

接触管楚,给我印象较深的有三次。开学时间不长,中秋来临,我从楚风的《中秋过后》中,认识到管楚。这楚风,给学生过完后,没不忘带管楚到空旷的大操场去沐浴那一晚的月色,给她表演了一套太极。心中想,这楚风的女神,是什么样子呢?隔了不几天,我们在食堂那的台阶下,碰上了管楚,她在等楚风陪完学生回家,平静恬淡地站在阶下,一袭蓝衣,长发垂腰,身材高挑,伸手接过楚风的包,背上。我还记得当时小邓大叫:哇,陈老师好有大男人之风,他老婆来接他哟!第二天小邓和小沈还缠着楚风,宣布他的追求史。

第二次是我们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乌镇之旅,他们的身边绕着一个活泼调皮的小孩子,那时正值小孩换牙齿,豁着小牙,我们当时会逗弄他说话,声音清晰,活脱脱一个楚风的腔调。而管楚的参预,使原本花团锦族的一支队伍多了颗奇芝仙草。

第三次是在他们的家,名义是祝贺楚风新添置了一个笔记本宝贝,好象那一天是大雪之后,管楚买了那么多的狗肉,忙乎半天,洗了大盆的白菜,那是我到GH后的唯一一次在人家家庭的小聚会,楚风还请来了董老师和刘老师,我们吃得非常开心,喝了点酒,热烫烫的火锅,热腾腾的气氛。平时会在他的文字里时看到对管楚的依恋,那一天,小小屋子的温馨整洁,管楚的操持和忙活,使我真真切切地感到她和楚风相持相守,伉俪情深。

楚风之有管楚,才情更纵横;管楚之有楚风,灵魂里有份守护。

而我,只是一直认定她叫管楚,并没记她的名姓,以至于,我现在为难怎么称呼她,和她联系。造化弄人,上次楚风的声音言犹在耳,他告诉我,已进了锡中,管楚先一步买了小门面,日子按部就班地下去,楚风还告诉我他们正准备买房,不想再漂泊流离,定居安家,孰不料,竟得到这样的消息,情况竟是急转直下,竟是耗光了所有的积蓄,竟是一个重病之人陪护另一已昏迷之人。凭管楚的审美情趣,小门面养家不会成问题。我还在庆幸他们终于可以安定下来,还在庆幸他两人各有自己的位置,如今,竟是这样……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老天,你若看人间,你又何其忍心!

八月底,我工作出现一时的崎岖多坎,波重挫折,抬手给楚风一个信息,问无锡的情况,他没有回音,我也没在意,我是粗心如斯,他们那时生活一定是进入艰难时期,而我,竟没有在意。

楚风的直言,正道恪行,书卷气却不迂腐,浩然正气而不凌利,是非明确不随流,评判到位不枝曼。做事不浮不水,卑以自牧,坤厚载物,虽饱学而态度谦和。他看到我给学生的一篇下水作文《与我一起踏园,可以吗?》文字,大叫:“好你个ZHY,看上去大大咧咧,文字里却是小女人气呢!”我嘿嘿的笑,并不争辩。我平时常是爽笑不止,他亦叫过几次:“ZHY,你笑得有点没心没肺的。”

有天,楚风问我经常上的什么网,他一眼看中我那时放在收藏夹的“今语丝”,很是欣赏这评论的频道。然后,带我上“三十茶居”“天涯”,再后来的“敏思”……包括向我介绍愚公、刘永兵、董洁(不知写错没有)、小洪老师、王益民等诸君的情况,使我有幸早作知道GH里的人才精英。因为象是在透支生命,身心疲惫,休息的不好,再加上初到一个地方的不适应,刚开始我的境况很不好,身体很虚,第一次的开学典礼上的发言,是楚风帮我起了框图,我还记得他的词:秋风冷雨,砭人肌肤……书卷味很浓,沧桑冷峻感悄悄滋生。于是我开始去看他写的东西,开始慢慢地认可他的评价,他的思想。再后按排我开的一节课,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法预期完工,也是楚风临时接过去,替我扛下来,一宿之后,将一个完整的课型交给我,我只是将他的思想转化为powerpoint ,我记得是庄子的《秋水》,他在一堂课的最后,即兴给学生吟唱了他自己写的一篇《冬水》:

冬水时竭,百川潦缩,河水清浅,悄然归海。海若西面而视,不觉欣然自喜而歌曰:“天下之水兮,莫大于海。万水归之兮,不止不盈。水旱不知兮,春秋不变。斗升之水兮,岂可拟之!”

河伯闻歌而见焉,携若之手溯洄驭风而行。涯涘之上,或危崖绝壁,负势竞上,或丘峦起伏,姿态万千;涯涘之间,或九曲婉转,静若处子,或瀑流跌宕,动若脱兔……山水秀美,目不暇接。于是焉海若始旋其面目,低首向河伯而叹曰:“吾始知矣,天地万物,各逞其态,沧海者具其大,江河者负其秀,今我睹子之奇妙,难以胜数也,若非至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其才气令我起敬,而且为了一个“潦”,他反复斟酌,权衡再三,其治学严谨,也令我肃严。这一课,年前的大约四五月份上,他还想起我会收藏这一课件,电话来询他的《冬水》,我发送回他。时隔几个月,不料今天听到这样的噩耗,赛过“不止不盈之海”的“各呈奇妙之态的冬水”,何以今天昏迷在病床上?!人还并不在无锡,管楚也是病重之体,又怎禁得住陪侍他身边?小荣璋应该也十岁左右了,又身在何处呢?

电话仍是没有回应,不过,涵特别记得那个调皮可爱的小荣璋,刚刚来到我的床前,要我把这个小弟弟再带来我们家。明天,妹妹会代我亲自去一下苏州那个医院,电话也会通的,我想也会更多知道点他们的消息。打上午从脊骨里升腾起的一股冷飕,让人的头脑也跟着昏昏的。

只能等待,只能等待。

我常用皋陶的“行有九德”来教育我的学生:“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并且“彰厥有常吉哉”。说的是,一个人,如果宽宏大量而又严肃恭谨,性情温和而又有主见,态度谦虚而又庄重严肃,具有才干而又办事认真,善于听取别人意见而又刚毅果断,行为正直而又态度温和,直率旷达而又注重小节,刚正不阿而又脚踏实地,坚强勇敢而又合符道义。能在行为中表现出这九种品德,就会吉祥顺利!然而,才俊疏朗、儒雅正直的楚风,你怎么这样的不顺利?

“水过八秋”,怎么把名字起的这样的沧桑而无痕?你现在昏迷地病床上,又怎让我们相信人间有奇迹?

实在是敲不下一个字了!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 http://blog.stnn.cc/StBlogPageMain/Efp_BlogLogKan.aspx?cBlogLog=1002274832

 

 

大地深处:寄楚风

2009-01-12 20:20

  认识楚风,是在愚公教育论坛。

  楚风其实很少来论坛,也不大喜欢发言,只是一味地发些小说,一些我读不大懂的小说。但发的小说无一例外被加精,所以总觉得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喜欢楚风,是在那次误删事件之后。

  在我满心懊悔,差点被吐味星子淹没时,楚风跳出来安慰我:“只要大家还在思考,还能写,羊满山遍野都是呢,我向你保证:今后还会生产出许多羊交给你放牧的。”一番话让我内心着实温暖了一把。

  论坛解散之后,彼此在博客上串串门。每回看他的新帖,照例在后面跟几句话,以示很铁的义气。

  有一段时间在群里玩对联,楚风在博客上看到我的对,也来了兴趣,便学着对,因他底蕴本就深厚,一出手就吓人一跳,我只好逃之夭夭了。

  很久没看到他更新博客了,万没料到是这样的情形。

  天妒英才,造化弄人。

  佛说“将心打造成一滴露,透过它,你会看见乌云后的蓝天,寂冬后的春芽。”

  我看不到蓝天和春芽。

  心已似琉璃,为什么此生难得菩提?

  水过八秋,楚风依稀。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http://qyry19690613.blog.163.com/blog/static/15454287200901282058269/

 

大地深处:为你祈祷

2009-01-14 19:30

  楚风,从来没想过要在现实中看到你!

  而这样的相见(没想到,这“相”也是偏指一方),争如不见。

  你静静地躺在那儿,骨瘦如柴(这好像是你一篇小说的名字),半睁着眼,嘴巴微张着,像个孩子。管楚温柔地摸着你的脸颊对我说:“来的时候全不这样,这儿是平的,现在凹陷下去了。”

  楚风,我是大地,虽然我们始终是陌生的,从来没有交流过一句话,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今天我站在你面前,用真实的声音,而不是用苍白的文字,对着你说话,你为什么不马上跳起来?或者咧开大嘴朝我笑笑也好。你听得到我的话吗?你不知道大家都在牵挂着你吗?你怎么还能这样无动于衷地躺在这儿。

  管楚摸着你的喉结说:“楚风,大地带着师姐师妹的心意来看你,你若听得到,就动动这儿吧。”你没有动,可是,我知道你能听到,你一定还能感知这个世界。我知道你只是累了,你被工作压弯了脸,你被生活弄得灰头土脸,你又被文字慢慢啃噬着生命的养分,你常常在透支你的生命,你太疲惫了。此刻,你只想静静地休息一下,好好地休息一下。

  你曾经许诺过只要还会思考,会生产好多的羊让我放牧。我知道你是个重诺的汉子,一定不会食言的。正如管楚拉住我的手坚定地说的那句:“楚风一定会好起来的!”是的,楚风一定会好起来的,你有温柔美丽的管楚,你有聪明可爱的多米,你有那些为你痛心纠结的亲戚朋友,大家都在等你睁开眼,等你站起来。

  此刻,我们共同为一个名字——楚风,祈祷!

  醒来吧,楚风。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 http://qyry19690613.blog.163.com/blog/static/15454287200901473011611/

 

多吉尼玛:读《愿》

2008/11/6

风悄悄地

抚摸荒凉

像水一样

又像月光

  

像月光呀

铺满悲伤

像流水呀

我的苍茫

 

秋天深了

岁月尽头

落叶飘零

想念你呀

 

不曾不曾

相忘江湖

不曾不曾

离你遥远

 

你听不到

慌悸呜咽

你看不到

悲苦肠断

 

我的兄弟

手臂太短

没有接住

你的泪珠

 

 

我的兄弟

无常太急

不曾让我

把话说完

 

我的西风

我的云朵

我的月光

我的荒原

 

告诉兄弟

我们相见

永远相见

沐浴佛光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f73650100bl0c.html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楚风,一路走好! - elaine - 庭前看花

elain e:楚风,一路走好

2009-01-16 19:34

      西柳的短信在中午的一堆试卷中到达:我们的好朋友楚风已于今晨四时四十五分离开我们!泣告众友齐为楚风超度!          。。。无语凝噎。默哀三分钟。

    在愚公论坛,我连流水账都写不通畅的时候,就常看到楚风在妙手以创作的姿态行云流水般展现着业余作家的风范。那长篇大段的文字缭绕了我的双眼,小学生看大学生,唯有景仰,自是不敢妄加评论。楚风,是一个熟悉的ID。任何一位沙龙旧友,无论跟帖与否,无论联系与否,无论相见与否,都有着和愚公、大地的名字一样的温暖和亲切。

    某天,在网易沙龙,又见到熟悉的名字,也推过几篇楚风的文章。缺乏文学功底的我,看楚风的一些文字,依然觉得费力。文字是心灵的窗户。从这扇窗户中,一个谦谦君子、一位中年才俊跃然而出。透过这扇窗户,我看到了八秋漂泊的身影,他那温柔贤惠的妻,以及聪明多问的多米。从此,更加景仰了楚风的人品,景仰了楚风的才气。

    什么是天妒英才?我不懂。可是,老天,我不需要你证明给我看啊!天下之大,竟大到找不到众人的朋友楚风吗?天下之小,竟不能容留楚风的一丝笑容!老天,你就是这么对一个好人的吗!又或者,你要把楚风带上天,让他修炼成佛,以完成普度众生的愿望吗?

    想去看你的呀,怕你等不及,只好托大地和西柳带去一声问候;盼着你醒来的呀,可又怕醒来后有着不敢面对的那些。。。所以,我是祈祷着的,祈祷着楚风无痛啊!从你的文字中,我就知道你是会推却的。你那美丽的妻,竟要在大地落了泪,才肯收下了那微薄的心意呀!

    年尾和年初相交之时,交叠着繁华和荒凉,浓缩着生命和消亡。你,抛下了生命列车的同行者,走完了起点到终点的生命路程。此刻,任何语言都苍白,任何文字都无力。在这里,只想说一句——楚风,一路走好!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http://elaine71.blog.163.com/blog/static/119366120090151095797/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遗作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多吉财仁:愿    

2008/11/6 

                           我多想给你带来微笑

                           可是 孩子

                           病痛让我生起了无明

                           但愿

                           告别这个多难的季节之后

                           孩子 你回忆到的

                           都是我的笑脸

 

                           我多想给你带来阳光

                           可是 爱人

                           阳光照在我弯曲的背上

                           但愿

                           当我扑倒在这阴冷的季节之后

                           爱人 你回忆到的

                           都是温暖灿烂的日子

 

                           我多想给你带来安慰

                           可是 朋友

                           孤独占据了你的位置

                           但愿

                           当你真的来与我作别的时候

                           朋友 你会想起

                           我们不曾想忘于江湖

 

                           请求你

                           这最后的季节过后

                           不要记住我因发怒而变形的丑脸

                           不要记住我曾挡住了你的阳光

                           不要记住我有意离你太远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08d4b0100blqa.html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风:我将坦然面对死亡 

2004年初

 我无从回答死亡的恐惧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袭击了我脆弱的心灵,并留下了永远新鲜的痕迹;我无从回答死亡的意义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为我所理解,并产生了一种求死的冲动;我也无从回答我究竟在什么时候才能坦然地面对死亡,并能正告自己:生而无悔,死而无憾!

我希望有天堂的存在,但是深入骨髓的无神论思想使我对天堂始终持以怀疑的态度,我以为死亡因其不可预期而造成了种种不幸和不平,死亡从根本上剥夺了生命的自由,所以我无法像雨果那样发自内心的呼喊:“死亡是伟大的平等,也是伟大的自由!”

我对无常怀着深深的恐惧。我是从梦中惊醒的,习惯性地摸灯绳下床小解,但我发现我一点出尿不出来,我又战兢兢地熄灭灯,爬上床,钻进被窝,耳边喘息声仍呼呼作响,白天在父亲学校临时法制展厅的橱窗里看到的那个死刑犯的照片划破了我的大脑,那是一个中年女人,浮肿的脸庞,绝望的眼神,当时我看了一眼就一气逃回了家,再也不敢去想她……那时候我究竟有多大,早已不记得了,但是那晚躲在被子里承受那清醒的恐惧的滋味至今还不能忘记,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如果有一天我的妈妈离开了我,我该怎么办?!

对于死亡的恐惧就是这样先从害怕失去亲人开始的,而且这种恐惧并没有随着我的年龄的增长而消失,我没有着意去想它(不敢想,想起来就觉得罪恶,似乎我在诅咒我的亲人),但是我夜半醒来,我合上书失神,我在湖边散步……恐惧往往会不期而至,这都会让我的记忆回到那个不堪记忆的晚上。

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每次回到家乡,都能听到不幸的消息,享尽天年的老者已经让我伤怀了,更不用说那些因为不可预期的原因而英年早逝了的亲友,我从噩耗中嗅到了死亡那浓重而腐朽的气味,我听到了死亡那阴森诡谲的脚步声……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婚后的一切都是世俗而美满的,妻贤儿娇,但是有一天,我独自在阳台倚栏而立,俯瞰楼下灰白的水泥地,视觉已经触摸到了它的坚硬,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而快意的念头:如果我跳下去,是优雅地飞翔,还是扭曲地坠落?是否会像一只瓜?是否可以使灰白变得鲜艳……一种未曾经验过的兴奋让我跃跃欲试,眼前死亡魅力十足—— “死欲!”我在心中惊呼!

是的,单调、寂寞、空虚、无聊和挫折的生活都会激发我那顽强的死欲,死这时候便是对生的无味的逃避,有的时候对死亡的选择也许更让人觉得方便和轻松,理智地思考,我觉得我的这种顽强的死欲比死亡本身更令我恐怖,我需要知道在没有上帝和天堂的世界里,我如何才能让自己从容而坦然地面对死亡呢?

苏轼“人生如梦”的悲哀我似乎过早地口味到了,我们这可怜的浮生啊,从发出第一声啼哭到咽下最后一口喘息,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历程!但是古人说:“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生有益于时,死才能闻于后,这与追求浮名有着本质的区别,的确,就人类演进的历史而言,每一个个体不能不思考要为人类文明传承做点什么,也许只有这样求生无多的人才能从容而坦然地面对死亡。

你说如果我的生命只有最后的三天……我知道你对我已经很优待了,因为你不是只给我三个小时、三分钟、三秒钟,或者干脆让我立即死去,我由衷地感激你,三天,我是可以从容计划的!但是我知道,短暂的三天中我不会打造出什么伟业,我的生命的价值不会出现本质的飞跃,那么我还是做夸父吧!

我乞求你,这三天一定不要碰上我的休假日,因为我是教师,白天让我和我的学生在一起,只有他们的存在才能让我最真切地感受到我存在的价值,让我看到他们求知的眼,让我听到他们欢乐的歌!

傍晚让我和我的妻儿披着夕阳的余辉在金黄的油菜地里散步,让我看到妻子的娇嗔,让我听到儿子永远问不完的为什么!午夜让我端坐在微机前写作,然后让我轻点鼠标把我写好的稿件发送出去,再心满意足地安睡妻儿的身边。

第三天的时候我还有一点小要求,让我早早地写完我最后的文字,让我有时间洗个澡,让妻子为我再搓搓背,让我的儿子为我揉揉经常酸痛的肩膀,与他们一起入眠的机会不多,那就让他们陪我一同睡下……

第四天早晨千万别让他们喊我早起,让我多睡一会儿吧……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地址:http://wangyimin581.blog.163.com/blog/static/57104120090161339827/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附:

楚风文友在“愚公教育沙龙”的相关信息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愚公教育沙龙特刊·纪念楚风 - 愚公 - 樊瑞视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3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