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原创】2010,缘去缘来  

2011-01-03 23:42:59|  分类: —愚说自己【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2010年太过复杂,复杂到连自己都没能完全想清楚,本来不想写这份总结了,可看了博友们纷纷晾出自己的“回眸与展望”,想象还是小结一下吧,否则还真对不住自己,也对不住关心着我的博友们。

说复杂,一是因为再一次跳了槽,二是因为结识了几个自认为对我很重要的人,三是自己的教育追求和管理理念总在两种风格中博弈摇摆,四是因为总在为一些事的不完满而自责。

这一年,我选择了再次出发。

从2009年1月在富源工业城的别墅里与缪寿良先生握手开始,跟这位商界大鳄、政界精英结缘,加之与少年老成的志威少东家志同道合,原以为“三羊开泰”可在特区教育成就一段佳话,没曾想这段缘分终于在2010年7月画上句号。因为遇到一些不愿意提及的人,心中总有一种忧伤无法释怀,“双主德育”“五高课堂”都成为务虚的杰作,这种情绪一直持续了一个学期。

七月,上旬在学校接待陶西平、王文湛、史根东等教育名家;中旬在宝安中学会晤久违了的朋友李镇西,还有来自家乡的特级教师、名校长开宝老兄;下旬,则将拟定启程的日期一拖再拖,恭候网易教育牛博博主三槐堂先生。与这些从事着真教育之研究、实践或呼吁者的促膝长谈,更加坚定我的信念:我之毅然决然丢弃铁饭碗、告别故乡,本为追梦而来,而现在却为什么要一味求稳而委曲求全呢?于是,将三槐堂先生送上车之后便约见了老总,然后围绕着“去”与“留”经历了整整三天时间感情煎熬。老板、朋友和爱人都可说服我留下来,可自己无法说服自己,因为没有了坚持的理由,那么这种坚持便是非正义的。我所追求的,是信任、尊重以及自说自话的空间。

八月,与民办教育泰斗级人物刘晓旭先生一起为浙江某民办教育集团把脉,历经两个月时间,访谈校工、教师、家长、学生及社会各界人士凡三百余人,为其形成调研报告及发展规划(草稿),并在发展愿景、办学理念、管理架构、制度体系等诸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设计。

九月,结识并受到中山大学附中校长廖珂先生的赏识,进而充分了解了陈程董事长和他的萌茵教育投资公司,他们都是正直而坦诚的人。于是,到了十月,在天气逐渐转冷的时候,我带着梅儿和小芮辗转到了地处广东佛山的中大附中三水实验学校。

2010,缘来缘去 - 愚公 - 樊瑞视点

 

这是一所颇似公办学校的民办学校,整个学校大气、从容而祥和,前任校长冯瑞烘先生乃佛山教育之翘楚,之前曾任佛山一中、华英学校校长,四年半的苦心经营,为中大附中三水实验学校奠定了“科学与人文并举,规范与个性共存”的管理文化,让我一迈入校门,便找到了到家的感觉。

我总想起我在2007年10月向合作了八年的老拍档友华兄提出辞职的时候,兄弟俩禁不住潸然泪下,友华兄说:“在这八年里,我们没红过一次脸,甚至没产生过误会,多不容易!从此之后,我俩怕是再也找不到如此默契的拍档了!”是的,那时分别,正是冷落清秋节,整整三年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位值得付出全部的老板。

我曾说过,出发,原本是为了回家;再次出发,是为了更好地回家。每次出发和回家,都是一次结缘,有的缘分浅,便成为旅途之中一段美丽的风景;有的缘分深,便定格为完满的抵达,开始慢慢地欣赏品味。

这一年,收获了许多勉励。

春二月,新学期即将开学,学校迎来了两位贵宾:孙明霞和李炳亭。两位贵宾都来自山东,都是我的故友。明霞老师跟我是初次见面,但在网易和1+1博客中神交已久;李炳亭先生跟我则是第三次谋面,应该算是铁杆哥们儿了。两位专家的到来,让富源人再一次经受一次来自灵魂深处的洗礼。

明霞老师的演讲如涓涓细流蜿蜒流淌,沁人心脾,把老师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拨弄得不知所措,一位来自一线的普通初中生物学科教师,竟能够让孩子们如此痴迷,让生物学科释放出巨大的魅力。明霞老师是把每一次走进课室都当作一次美丽的约会来对待,因为灵魂在场,所以明霞老师提供给孩子们的教育总是这样温暖,因为温暖,所以有效。明霞老师演讲的当晚,yc红袖陈晓华老师也如约而至,谈笑间方知明霞、红袖原来也是初次会晤,都慨叹网络之力量真是巨大。

2010,缘来缘去 - 愚公 - 樊瑞视点 

李炳亭先生则是斗士般的慷慨淋漓,怒斥传统课堂之滔天罪恶,将改变今日之教育的希望全然寄托在“课堂之变”上。虽有诸如力主“和谐”的端庄学者对先生总是不以为然,然而我依然对先生情有独钟,每次听先生演讲,与先生聊天,总能热血沸腾,总有只争朝夕投入实践的冲动。先生是有良知的媒体人,其笔法、手法、讲法都有媒体人的激情与温度,都有文人的浪漫和夸张,我们假如都能以理性的视角去看先生感性的言论,心中便释然,先生的形象便愈加可爱。

2010,缘来缘去 - 愚公 - 樊瑞视点

七月,在宝安机场苦守五个小时,终于迎来了陶西平先生和王文湛先生,与两位声望极高的教育前辈的三天零距离接触,让我觉得这个缘分对于我真实太过奢侈。何况,在这样的盛况之下,我在与姚文俊先生、史根东先生短暂的机缘中获得珠玑般的体悟,让我在深圳最后一个月的精神世界变得如此丰盈。

2010,缘来缘去 - 愚公 - 樊瑞视点 

八月,浙江金华世贸大饭店,与刘晓旭老先生携手。知道刘晓旭先生还是上个世纪末的事,那时候我在摩拳擦掌准备进军民办教育领域,一条爆炸性新闻映入我的眼帘:“齐齐哈尔名校长刘晓旭任职浙江民办学校,组织部长星夜追韩信”。这次握手,同桌用餐、同室而居竟有月余。在一起调研的岁月里,我很少称其校长、督学、总监等官衔,而多以老师称之,先生从教时间跟我年龄差不多,先生做校长的时间跟我从教时间差不多,宁波万里学校校长,北京21世纪学校校长,苏州国际外语学校校长、督学民办阅历让这个东北老头霸道而幽默,干练而细腻,我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每天都在我主问、他记录,他主问、我记录的状态中与师生员工访谈,然后做一个来小时的评说分析。那段时间,我们几乎回顾和剖析了南洋、光华、万里、汇佳、枫叶、苏国外、比德弗、美弗儿、北大附中等东西南北各种类型的民办学校的兴衰得失,不仅深切体会到“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道理,而且进一步悟到“一个好老板才是一所好学校”的保障。元旦前后,听说浙江降了第三场雪,遥祝老头子伉俪情深,健康平安。

九月,结识了中山大学附中廖珂校长,其为人也真,其为事也实,其为师也博,其为文也雅,因为是同行——学中文、教语文,学管理、任校长,无论是教育理想还是教学主张,我们竟有那么多相似相通之处。与之同时,与陈程董事长相约,其真诚如我,敦厚如我,爽快也如我,所以一见如故、一见钟情,很快成了友好拍档。有谚语说:“要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去跟什么样的人交朋友。”此话真是真理。

十一月初,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郭永福先生光临我校,一位儒雅、敦厚、热忱的长者,在交往过程中给了我诸多勉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有什么困难和需要,尽管跟我说,不要客气,大家都是朋友!”于是,之后有了许多次电话与短信往来。在郭会长的推荐下,我于临近新年的时候,带了几位干部前往地处中山市的广东博文学校考察学习,受到钟建光校长的热情接待。博学而睿智的钟校长今年已是七十一岁高龄,但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谈到他的两种学生培养模式,谈到他的课堂教学改革,谈到他的“五高”育人目标,依然是神采飞扬,我想,这应该就是官员们常说的教育家办学吧。

这一年,管理风格有了变异。

在深圳、在江苏,大家都说我儒雅,不够厉害,没曾想在这里有了一个“厉害哥”的雅号。“人文关怀”和“制度管理”是一对孪生兄弟,前者是文化,后者是制度,没有文化浸润的制度是严酷的,而没有制度奠基的文化则是苍白的。应该是“并举”和“共存”的关系才好。而在现实之中,这对孪生兄弟要处好关系,可真是不太容易。我很向往李希贵校长那样的“教师第一”的人文,也很钦佩仇和书记的雷厉风行;我很欣赏王铮校长自由与民主的主张,同样赞同蔡林森先生赏罚分明到不近人情的严明制度。我在光华和富源的实践,总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多一些人文关怀,可是事与愿违。无锡时代,那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铁军,上的阵来舍身忘死,回的家来趣味盎然,数年直面市场的发展史,便是并肩作战的奋斗史,团队中的每个人之间亲如兄弟姐妹,那种“人文”是用不着提炼和总结的自然显现。而深圳则不然,那里少有互助,鲜有友善,充斥在校园里的是阿谀逢迎、相互倾轧,用“人文”来管理这样一个团队,正义和公平将彻底变得蓬头垢面。所以,看上去一所泱泱大校,表面宁静和谐,深处则有可能暗流涌动。

在新学校到任之初,我便故意犯了三个忌讳:多听少说,多观察少行动,多表扬少批评。我在第一次行政会议上就开始“说”了,而且说的不是假话、套话,而是真话、实话;在到位的第二天便走进了课室看教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而且是一走进一间课室,一看便是一个上午,看完后还要跟同学和老师交谈,交谈的又全是问题和基于问题的建议;改进课间操、改进课堂、改进管理、改进服务,晨诵工程、写字工程、暮省工程、周测工程,改版国旗班、校园网、学生处、教导处,一项项直指一线的行动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中迅速推开,近十份“批评”与“表扬”通报发到教师办公室。

因为犯了忌讳,所以有多种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但我依然自信满满,因为我知道,我和我的支持者正在沿着一条通向真理之路跋涉,虽然艰难,然而曙光在前。因为犯了忌讳,所以陈程董事长的耳根便了不太清静,有善意的担忧,也有居心叵测的建议,可以慰籍的是,董事长总能以其智慧与胸襟从容应对,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樊校长,你是校长,学校的事情就你看着办,不要有什么顾虑,我是你坚定的支持者!”

佛山市教研室李明主任率领专家到我校调研一整天后说:“中大附中如一艘巨轮,正要整装待发,扬帆远航,因为有了一位充满智慧和理想的好船长!”接着提醒我们:“既然找到了一条发展之路,剩下的就是坚持,一定要坚持不懈,直到成功,不要犹豫,不要彷徨,任何犹豫和徘徊都可能滋生许多问题!”我深以为然。

这一年,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因为忙,这一年没有安排更多的外出。只是因为跟北师大校长培训中心签过约,所以只好择时为其分别在深圳、成都和温州讲过课,除此之外,一律没有应允。许多朋友都提醒我,应该将思想整理成体系,不仅为自己,也可为供职的学校形成一个理论体系。看看益民、洪建、红袖等朋友都有新的专著出版,我却除了因为去年浪得“百名优秀校长”虚名而得以成为《辅导员》杂志第4期的封面人物外,依然籍籍无名,真是很遗憾。

这一年,因为自己的动迁,对不起一批人。首先是国勇、伯峰、光源、永喜、老孔、小陈,以及冲着我才来应聘的许多朋友,还有亲自驱车去东莞邀请到的海英校长,以及全心全意诚恳待我的王积峰先生,樊瑞今生有幸,得兄弟若你等,今生若还有缘,将为兄弟两肋插刀。

其次是让我的妻子梅儿失去工作,让我的小女儿再次转学,“我不要做新生”的抗议苍白无力,我的妻子、我的女儿,再次被我的性情与理想绑架,出发、再出发。

然而这肯定不是我最大的遗憾。

   2010,缘来缘去 - 愚公 - 樊瑞视点http://126.fm/2XQlCs

我最大——不,应该是巨大的遗憾是,因为我的再度跳槽,使我与我的大女儿璐璐再次分离,而且恰好是在父女沟通中有些障碍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女儿迄今依然不能完全理解我的一片苦心,那就将这个遗憾留给滚滚逝去的岁月吧,但愿我的宝贝女儿在故乡能多些快乐!

此文犹豫良久,还是在此发表,不向任何圈子推送,如对我熟悉的朋友有所得罪,在此致歉,如来信抗议,愚公立即删改,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986)|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