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樊瑞视点

——追赶太阳,得寸进寸!

 
 
 

日志

 
 

樊瑞:闲话“教育质量”| 思维碎片(71)  

2016-03-31 08:26:20|  分类: —愚公愚论【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重视质量,应该是各行各业的共同特点。那么,质量是个啥东东呢?与质量相近的词语还有:水平、品质、品位。美国质量管理专家克劳斯比曾把质量概括为“产品符合规定要求的程度”;德鲁克认为“质量就是满足需要”;而全面质量控制的创始人菲根堡姆则指出,产品或服务质量是指营销、设计、制造、维修中各种特性的综合体。

提到办学质量,问题便产生了:学校有产品吗?如果有,那产品到底是什么呢?有人说,学校的产品是学生,马上招来一片骂声,学生是鲜活的生命,怎么能称之为“产品”呢?有人说,学校的产品是课程,这个判断很有市场,赞同者甚众。但在我脑海里依然不能解决困惑:既然学校的产品是课程,那么所谓的办学质量就是课程“符合规定要求的程度”和课程“满足需要”的水平,也是学校课程“营销、设计、制造、维修中各种特性的综合体”。国家、社会和老百姓对学校课程有一个统一的“要求”吗?事实上并没有,在当下中国,国家规定(课标)、社会期待(真理)和家长诉求(世俗)并不一致。那么,学校课程到底应该满足哪个“需要”呢?

笔者认为,评价学校的办学质量,其实不必去谈什么产品问题,因为学校属于服务行业,我们就该围绕“服务”谈质量。

办学质量的最核心要素应该是教育质量,那么,什么是教育质量呢?《教育大辞典》中这样解释:“教育质量是对教育水平高低和效果优劣的评价”,“最终体现在培养对象的质量上”,“衡量标准是教育目的和各级各类学校的培养目标。前者规定受培养者的一般质量要求,亦是教育的根本质量要求,后者规定受培养者的具体质量要求,衡量人才是否合格的质量规格”。

看起来,关于教育质量的科学解释还是比较“全面”的。我在江苏无锡曾任分管教学副校长多年,数次接受教育局评估验收,督导专家们在访谈中从来不称呼我为教学分管校长,而称为“教育分管校长”。在他们的眼里,没有游离于教育之外的教学质量,后来我想,这应该是苏南教育相对符合“科学发展观”思想的原因之一吧。

很可惜的是,在我们身边,有太多的专家、官员、校长、老师和家长们,把教育质量窄化为教学质量,又把教学质量进一步窄化为教学成绩,再进而把教学成绩窄化为考试分数。

呜呼,因为追求质量就是追求分数,所以老师和孩子们在学校里的聚焦点就只剩下一个:“做题”——老师出题、阅题、讲题,然后再出题、阅题、讲题,孩子们便无休无止地做题、做题、做题……

再回头瞧瞧“课程”,课程是啥?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

1

这几天朋友圈流传俩校长讲话:

一位是河南省平顶山市汝州二中杨姓猛男校长。

另一个是湖北省随州二中王姓美女校长。

前者通篇杀气腾腾,信誓旦旦,强调严格控制、整齐化一;后者轻松活泼,文艺新潮,呼吁拒绝安逸、倾心付出。

朋友们点赞之声不绝于耳,钦佩之情如滔滔江水一般。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好学校一定该是“整齐划一”的吗?

好学校一定是中、高考成绩节节攀升的吗?

学校是教育的主要载体之一,如何让学校姓“教”,而不是姓“分”,应该是我们紧紧坚守“教育”这一底线。然后再以之赢得孩子们综合素养(包括“核心素养”)和健康身心。所谓分数,不过是今天的孩子将来朝向美好的之旅途中的一张绿色通行证而已;我们读书,不能只是做题。但是我们可以努力做好冠以“质量”之名的分数这件事,并以之拓宽我们做想做而一直没做好的事儿的阵地与舞台。

(2016年2月)

樊瑞:闲话“教育质量”| 思维碎片(71) - 樊瑞 - 樊瑞视点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